药师寺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一本驾驶证(四)敏感词部分

这年头开辆碰碰车都不容易……

[结束了]一本驾驶证(五)

弄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胜谁负,总之衣服是湿得透彻,干脆一起冲了淋浴。姜知随便搓两下就要让位,披着浴巾去房间拿换洗衣服。递给叶初时无意识又瞄几眼,思忖着等会要怎么缓和尴尬。

总不能当没发生过,可说破了又怕人家没有那个意思,再想想叶初骚话说得那么溜,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恨不得扯花瓣来决断。

他就抱膝坐在那里,眼巴巴的望着叶初走出来。

大狼狗平常喜欢等干透了再穿上短袖,今天倒是先套上了,擦着头发走出来,一眼对上姜知,动作顿了顿。某些人在洗手间里浪得没边,现在却委屈地窝在角落,真是只狐狸。

他举起吹风机示意:“过来吹头发。”

姜知跑过去,抢过吹风机给他吹头。叶初本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也没拒绝,只...

一本驾驶证(四)

除了那个微妙的触碰外在没有发生别的。

翌日姜知起得早,找了冰箱里剩余的食材做了顿早饭。他是真的挺有厨师天赋,每每让人食指大动,只是平时没人欣赏懒得做罢了。

话少如叶初也赞叹了一声,美得姜知有些不知天高地厚,随即说道:“不如我每天过来跟你一起吃?”说完才觉得有些失言。

叶初不挑食,但他煮东西基本就是焯水煮熟就吃,毫无美味一说。听姜知这么一说直接拍板,咬了口煎蛋说:“我买菜,你做饭,可以吗?”

“行啊!”姜知忐忑的心情顿时欢欣起来。


有人一起分享食物总是令人心情愉快,而快乐又会将人拖下肥宅的深渊。不出一个月,姜知的腹肌已经离他而去。

“我的体重已经两年没什么变化了,如今...

一本驾驶证(三)

叶初难得睡懒觉,睁开眼睛一看手机已经十点,迅速爬起来。

他好像梦见和几个同事,还有姜知,一起去做体检,然后医生跟他们所有人说“你们脑子里长了瘤啦,要开刀的”。

他甩了甩脑袋,点开手机看消息。

姜知两小时前发来一句“你还好吗?”

叶初回了一句“还好,刚起”就去洗漱,再看手机的时候发现姜知发了好几条消息,还有张图片。

那是一张……极为壮烈的图片。

柯星文倒在马赛克里,客厅里一片狼藉,到处打码。

“你还记得昨天帮我搬回来的那个小孩吗”

“虽然很想把他扔出去但是我根本不敢动!”

“这两天要去住酒店了[/哭泣]”

叶初发了个蜡烛过去,为他默哀。想着加一条“我这里还有多的房间,你可以过...

一本驾驶证(二)

姜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吊着点滴,头疼得要死。他眨巴着眼睛回忆了下充满挑战的一天,按下了呼叫铃。

很快来了个年轻的小护士,身上还挂着实习牌。

姜知不太吃痛,特别是头痛这种堪比精神攻击的类型,所以整张脸板着,气压也很低。小护士哆嗦两下,检查吊瓶的时候动作也放轻了不少。

“你好,麻烦你帮我跟医生说开一盒止痛片,我头痛得厉害。”

“呃,我去问问。”

他又去摸手机,发现衣服也换成了病服。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还有一张纸。

“有事叫我 叶初 xxxxxxxxxxx ”

酷哥?叫你干嘛?目睹我惨状?姜知吐槽了两句,还是存了手机号,说不定以后还要跟交警打招呼,多认识个人多条门路...

一本驾驶证(一)

秋名山销售员x交警大队长 

互攻,随便写写,日常极了…基友所谓的清水车还含敏感词……略微改了改


文案:

老姜开车去东北,

路过高速收费站,

被截胡了。


第一章

最近山城的天气有点异常,才四月末太阳就火辣辣的晒。坐在车里开空调又嫌冷,姜知干脆把窗户大开,看看四周车况,车速又提了上去。

电话适时响了起来。风声太大,车载蓝牙的扩音效果不好,听上去一团模糊,姜知只好转为手动接听。

“姜哥,昨天那个黑西装又回来了,说要找你签合同,你现在在哪呢?”

“他想清楚了?那套房子可不便宜啊,离他预算差多了,你再问问。”

“问了问了,就拿着合同非说要跟...

喻队感冒记

今年2月的G市,冷热空气团分庭抗礼,绽开一场盛大的流感。

这场流感洗卷到蓝雨站队训练营的时候,被紫外线生生隔断了。这倒不是蓝雨的人能观星测月,提前预知;也非蓝雨阳气旺盛,能量泄漏赶走了流感,而是因为他们的队里有两个不成器的,在流感爆发之前就感冒了。

压力山大的郑轩与他时不时冒出来的鼻涕泡被队长嘱咐每天吃药,然后将感冒传给了训练座位最近、日常锻炼也比较疏懒的徐景熙。

喻文州赶紧通知医务室每天消毒,于是在平均每日超过10小时的紫外线消毒下,流感到来时竟无从下手,灰溜溜地走了。

大概不到一周的时间,他们两的感冒就好了。为了这次感冒,没少被年纪最小的卢瀚文嘲笑。

接着卢瀚文同学就笑不出了,因...

【喻黄】择日疯(完)

喻黄,私设,好久没写文大概ooc了,一不小心写了点不算肉的肉,介意慎


黄少天就这么安心的住了下来。学也文州吃也文州,像是走散了多年的兄弟一般,而且没有什么隔阂。

就比如说洗澡这事。喻文州家还有以前留传下来的苏式屏风,围在木桶周围,方便挂衣服什么的;黄少天喜欢随手一甩衣服,时不时就甩到屏风外面了,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不剩什么布片,只好拿毛巾遮着关键部位再出去拿。

喻文州进去加水的时候碰上了两次,笑着看他。黄少天“嗖”的一下跨进木桶里,埋在水里。

“少天,你脸红了。”

“喻先生你是不是看错了啊,这明明就是水烫的!快拿盆凉水来兑兑!”

喻文州十分淡定的绕过屏风,走到水桶...

【喻黄】择日疯

喻黄,题目取自民国剧情歌,私设,好久没写东西大概ooc了,介意慎。


 喻先生还是在蓝雨文校教书,不骄不躁,仿佛那些动乱裁员都远在天边。他的学生们也很硬气,不管家里阻挠依旧日日上学,一切风雨看在眼记在心,却少有动作。


 您说这是避世之举?不,喻先生好歹也是领袖级人物,课上教的也是些入世为人之道。您要问为何?喻先生只会笑笑,环顾自己的学生,大家很默契的看着你,也笑。 


来者红了脸,讪笑。心想还是别问了吧,怪丢脸的。 


人就是这样奇奇怪怪的,爱面子。 


这日喻先生下了讲堂,与学生们告别之后拐去了城外。G城的城外发展的并



做成黑白,是用来怀念一些人。

一直在听unjust life,感触良多。

我不知道我在此塑造的形象是否合适,但是我希望,至少在我眼里,这个角色能够很真实。

叶修:木决

摄影:佾诃

1 / 5

© 药师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