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择日疯(完)

喻黄,私设,好久没写文大概ooc了,一不小心写了点不算肉的肉,介意慎


黄少天就这么安心的住了下来。学也文州吃也文州,像是走散了多年的兄弟一般,而且没有什么隔阂。

就比如说洗澡这事。喻文州家还有以前留传下来的苏式屏风,围在木桶周围,方便挂衣服什么的;黄少天喜欢随手一甩衣服,时不时就甩到屏风外面了,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不剩什么布片,只好拿毛巾遮着关键部位再出去拿。

喻文州进去加水的时候碰上了两次,笑着看他。黄少天“嗖”的一下跨进木桶里,埋在水里。

“少天,你脸红了。”

“喻先生你是不是看错了啊,这明明就是水烫的!快拿盆凉水来兑兑!”

喻文州十分淡定的绕过屏风,走到水桶...

【喻黄】择日疯

喻黄,题目取自民国剧情歌,私设,好久没写东西大概ooc了,介意慎。


 喻先生还是在蓝雨文校教书,不骄不躁,仿佛那些动乱裁员都远在天边。他的学生们也很硬气,不管家里阻挠依旧日日上学,一切风雨看在眼记在心,却少有动作。


 您说这是避世之举?不,喻先生好歹也是领袖级人物,课上教的也是些入世为人之道。您要问为何?喻先生只会笑笑,环顾自己的学生,大家很默契的看着你,也笑。 


来者红了脸,讪笑。心想还是别问了吧,怪丢脸的。 


人就是这样奇奇怪怪的,爱面子。 


这日喻先生下了讲堂,与学生们告别之后拐去了城外。G城的城外发展的并...



做成黑白,是用来怀念一些人。

一直在听unjust life,感触良多。

我不知道我在此塑造的形象是否合适,但是我希望,至少在我眼里,这个角色能够很真实。

叶修:木决

摄影:佾诃

【喻黄】尘南 02

01

纸上的字晕的很厉害,模糊可辨的只有些边角。大约是“十月二十四……云桥……抓格……”四人围在一起讨论了半天,头痛。

  且不说这纸条上记录的是不是严国满和那个组织交易的信息,光是X云桥的地方全国就不知道多少处,姑且把范围缩小在附近的几座城县的话,也有十个地方。而在这些地方一一设伏是没有可能的。

  黄少天抿紧了嘴,顿了顿道:“是不是我们想的太复杂了,可能这个X云桥就指的是阳城的景云桥?”

  叶修吸了一口烟,手里把玩着一尊白玉雕成的老虎,不紧不慢吐烟,赞同黄少天的观点。

  黄少天额头青筋突突的跳。叶...

【喻黄】尘南01(改)

#民国时期# #逻辑挂了#

我下定决心要填坑了!!!!

——————————————————————————————

  严国满看看江面,冷笑一声,把手中的大衣扔进了湖里。他以为这件事做的隐蔽,也觉得这不过是一件小事,对大局来说无甚大碍,再者他也不怕。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逆风离开了弥繁湖。

  两个人影就着月色摸到岸边,其中一人抖抖肩膀,开口道:“队长说得对,严国满果然有问题。”

  “他把人给做掉了,为什么还特意拿走了大衣?”宋晓望着江面,一件美国制的棕色大衣正飘在水面上,打碎了一道月光。...


喵个不停(下)

喵(上)


黄少天特别冷静地抖了抖耳朵,用猫步后退两步,站定,舔爪子,然后抬起头来又眯了眯眼。

“我是只公猫。”他说。这下这个叫喻文州的总该知难而退离开魏琛家了吧。

“我也是公猫。”喻文州笑笑,虽然他话里的意思让黄少天有诸多不解,但是说话的猫口气这么平常,黄少天都要质疑自己的世界观了。

还有公猫,喜欢,公猫的?

黄少天不说话,不过放松的脊背出卖了他。喻文州又凑过来蹭蹭他,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舒服,并不抵触,一边愣愣的思考一边跟人家蹭来蹭去。

反正也没什么大碍,不会你让自己缺胳膊少腿的,要不让喻文州留下?


“少天~文州~今天不吃猫粮吃鲫鱼好不好~...

喵个不停(上)[短篇]

#比较愉快的文~

魏琛是个粗人,不过没人规定粗人就不可以养宠物。所以他乐呵呵的把路边漫无目的乱跑的还会对他抛媚眼的小猫抱回家了。

下班回去的时候本来就不早了,魏琛又去附近的宠物店随便买了点猫咪用具,回家的时候外面已经一摸黑,菜还没买。

“吃啥?”他和小黄猫大眼对小眼。

“喵~”小黄猫露出他还没有完全长成的牙齿,甜甜的叫了一声。

“你看你这么黄,你姓黄好不好啊?”魏琛被萌到了,一把乱摸。

“喵~”小黄猫从他手里挣脱,窜到地毯上舔毛。

“日,公猫姿势这么漂亮干什么!”魏琛愤慨,捉起来又是一阵乱摸。

哦,魏琛就是个猫控,随便什么花色,不论公母,都能萌的他一脸血。他的同事曾经严肃的拍着...

红玫瑰

#大概虐的#

黄少天答应这件事的时候没有多想,他该做的那么他就去做,仅此而已。

 “更何况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在意了。”他关上房门,自暴自弃地想。

 很多年前他刚进组织的时候意气风发地站在演讲台上,眼神炯炯,他说:“谁也猜不到结局会是怎么样,而我,是那个抓住机会制造答案的人。”然而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因为那时候台下穿着墨蓝西装温柔微笑的人已经不在了。

 尽管心已经死了,但是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他还是忍不住回身望了一眼。

 说不定,说不定喻文州就像往常一样端着杯柠檬水进来了。

 黄少天爱喝柠檬水。

  可惜理想和现实永远...

【喻黄】一轮 (诗体)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有机会想写成短篇
不喜慎点

一月我们湮没在人海
二月我们在人群中擦肩而过
三月我们相识
你说 走,去看花开
四月我们牵手走过沙滩
五月我们互相背叛
表面却还在瞒
六月,六月我朝你开枪
七月你望着惨白的天花板
而我被扔到未知的海
八月你离开了组织
八月我在孤岛上奄奄一息
九月我们没有见面
十月我回到了你在的城市
十一月我没有打听到你的消息
十二月我才知道你已经死去
为了换我回来

桃花镜像 04

  01   02   03 


周末,喻文州难得的不在。黄少天特意跟方锐在店里坐到九点半才磨磨蹭蹭动身回喻文州那里。一开门,昏昏暗暗。他开灯,突如其来的光晃的人睁不开眼睛。本想习惯性说一句"我回来了",却发现屋子里空空荡荡哪都没有喻文州的身影。

"习惯真可怕,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呢黄少天!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与生俱来的局限是能力与愿望之间的永恒距离',真是没错啊。希望喻文州天天陪着我那是不可能的,现实的残酷和愿望的美好之间起码个了一个银河系那么远。"...

1 / 4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