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桃花镜像 03

照例没有电脑qwq 01http://mufanfan.lofter.com/post/48376d_5f316cb

02 http://mufanfan.lofter.com/post/48376d_5f76c38

林方上线,叶蓝隐身下章在线。

黄少天直接回了宿舍,晚饭也没顾得上吃,随手打电话叫宋晓帮他带了份外卖。回到宿舍就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吓得李远一愣一愣的,好半天小心的问了一句:"黄少?没事吧?"

"哦哦李远你在啊我没注意。我没事我精神着呢能有什么事!非说有事那也确实有点...我跟你讲我今天看见喻文州了,然后我们一起......"黄少...

桃花镜像 02

桃花镜像01 http://mufanfan.lofter.com/post/48376d_5f316cb 「啊手头没电脑没法改链接名了简直心塞到无可附加的地步

主线喻黄

本章叶蓝上线

黄少天拿着喻文州挑的衣服进了试衣间,心情忐忑。听说设计师最怕自己的心血被糟蹋,要是穿出去不合身可怎么办,喻文州岂不是会很难受?话说为什么会要我穿啊,这逻辑是不是有点不对?叶修很上镜,蓝河也很上镜,喻文州自己更加上镜,虽然自己长得也还行啦...黄少天思来想去没有个结果。神游这会衬衫都已经套上了,非常合身,简直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

试衣间也有穿衣镜,黄少天照了照镜子,突然明白为什么是他来试衣服了...

桃花镜像

"叶修我跟你讲,最近学妹都不怎么来找我玩了,肯定是那帮新生!我是不是得考虑一下什么方案改变一下形象?你说去染个头发怎么样?我觉得这主意不错诶,老叶你怎么看?"黄少天戳着草莓冰沙,朝着对面倚在沙发上的叶修进行一连串的询问。
"要这么多学妹干嘛,当gay蜜啊。"叶修靠的浑身不舒服干脆躺了下去,正巧避过黄少天的枕头攻击。
"卧槽叶修你节操呢?这种话是随便乱说的吗!我可是正常直男!直男懂吗!想你这种弯的一定不懂世界上仅存的不多的数量极少的直男的感受!"黄少天瞬间炸毛。
"呵呵。"叶修的声音从沙发上传来,六分嘲讽三分无奈,还有一分...

喻成其事

#写得太欢了然后OOC了
知识青年喻文州x临时推销员黄少天「虽说这个设定都没怎么用上」

 喻文州正解着一道数学题,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搁下笔,起身到门口,良好的警戒意识让他没有立刻开门,他淡淡的问:“请问哪位?” 

“您好!我是蓝雨公司的临时员工!今天拜访您是想了解一下您是不是需要我们公司最新的产品——蓝雨净水器!”外面的声音响亮,语速虽快但咬字十分清晰。 

“不用了,谢谢。”喻文州已经转身准备回去继续攻坚克难干数学,外面的声音却不放过他。

 “喻先生,您先别忙着拒绝!这次的产品真的非常有趣,连我这个编外人员都被吸引了,所以跑来做这次的...

金丝雀(下)

又过了几日,喻文州又在院子发现了黄少天的金丝雀。这次它更加放心喻文州,干脆住进了那个没来得及收拾掉的鸟笼。

喻文州看它在架子上跳来跳去,用笔杆敲敲笼子,说:"你怎么又来了?少天还好吗?"  

金丝雀看看他,然后继续跳。

 "要你何用。"喻文州板着脸对鸟说,然后自己轻轻笑起来。如果此时有人目睹这场面,大概会十分惊诧。喻文州虽然常常微笑,但是这弧度弯的如此发自内心着实令人不敢相信。本来就和煦如风,如今像是一杯温茶,暖到人心里去。  

金丝雀就这么住了下来,没有黄家的人来寻。蓝溪阁人来人往,这座城依旧按着以往的步调运转。

直到流云翻波浪,...

金丝雀

喻文州写完药方,正准备去抓药,院子里传来一阵清脆的鸟鸣。他微笑一下,不甚在意。

 蓝溪阁靠近城郊,鸟兽本来就多,再者喻文州的师父还在的时候就喜欢与这些可爱的生物为伴,所以这院落向来是珍禽的落脚点。 

他干脆搁下笔墨,在门口放置的篓子里抓了一把米。 洒在院中生长了上百年的老槐树下。

那里站着一只金丝雀。 

确实是一只金丝雀,好像还有点眼熟。

喻文州笑着蹲下身,金丝雀抬起头来眨巴着眼睛盯着他,也不吃地上的米粒。

 是了,这幅高傲的模样,应该是黄家二少爷的金丝雀。 

说来也奇怪,蓝溪阁和黄家的关系一向很好,黄府上但凡有什么伤病疼痛,立马...

这个点吃起晚饭(

【喻黄】一生

——仅以这个温馨之中带着点哀伤的故事,来表达我对喻黄这对cp的祝福。


喻文州是一个从小就特别乖巧的孩子,行事老成,温和如风。

黄少天是一个闹腾好动,废话特别多的少年。发色很浅,阳光下会折射成金色。

15岁,正是少年心高气傲时。

喻文州安静地坐在训练营的角落,很多人围着黄少天赞叹他神乎其技的光剑招式,喻文州没有去,他已经远远地看过好几回了 。

他刚来训练营没多久,很多人看着测试成绩在背后嘲笑他的手速。他没有反驳,因为这是事实,不需要任何辩解。可是慢慢的和喻文州深交之后,周围的人都发现这个15岁的少年,非常的温和,让人没有脾气。

于是喻文州变成了蓝雨训练营的树...

沟的小段子

“文州你是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谁告诉你的!快从实交代我定饶他不死!”黄少天整人个窝在喻文州怀里,扭头看着喻文州急急的说。
“老爷子告诉我的,出国一个月后就知道了。当时我状态不好,不知道真相的话估计得在英国闷个好几年。老爷子心细,看出来了。”喻文州笑着圈住黄少天,空出来的手轻轻捏着他的脸。
“对不起啊文州,当初不该骗你的。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逼你去英国念书,所以......”
“我知道,谢谢你,少天。”
“谢啥啊......咦!那你知道了我们是设局骗你的还不跟我说话!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喻文州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笑出声来。“你不是经常用郑轩的手机跟我聊天吗?”
“我去!郑...

【喻黄】沟 (下)

喻文州收到郑轩的短信:怎么回事?听说老爷子动怒了,扬言要把黄少逐出师门啊。

 喻文州飞快的发了一个问号。

 郑轩又回:我也不清楚啊,就听系里的师弟师妹在传,说黄少翻了老爷子的电脑,想把老爷子个人研究的实验数据拷走,然后被老爷子发现了。你再问问?我发了短信给黄少他也不回我。

 喻文州快捷键拨通黄少天的号码,没有回音。他又打电话给导师,提到黄少天这个名字老爷子就开始破口大骂说这个逆徒!

 郑轩又是一条短信:景熙说老爷子是回办公室看到数据空了,然后问对面教导员有谁来过,教导员说只有黄少。 

压力山大啊,黄少干嘛干这种事? 

喻文...

2 / 4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