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一点对喻黄的感想(

少天的话没有多到可以让喻文州站在房门口三分钟,喻文州也并不是就手残心脏半天憋不出一招。
少天的动是为了迷惑猎物,喻文州的静是为了捕捉猎物。剑一旦配合诅咒,便是动中有静,静里含动。于是他们就是最强的组合。
我喜欢看文州对少天温柔的笑,他对一般人微笑或许只是出于礼仪,但是于少天却不一样。大概像在浸润了春风的良辰,拿起一杯茶,看着旁边诉说的人儿,微笑说道:渴了吗?喝一杯?
简简单单,情真意切。
然后对面的活泼少年顺手接过那一杯茶水,一口气灌下,长吁一声。揉揉眼睛顺势靠在文州肩上,安然的就睡过去了。
自然而然,信而心安。
若有此生得爱人如此,必然甘愿永生永世耳鬓厮磨,天光乍破,白首不分离。

评论(3)
热度(14)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