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江湖 (一)

格式似乎有点问题重发下
终于赶在中秋结束前赶出来了!各位中秋快乐www

#喻黄#
#古风#
#很多人物大概会OOC 不怎么写文 qwq
【一】桃李春风一杯酒
黄少天特别喜欢游历这个世界。
硬要问为什么的话,只能答耐不住寂寞。于是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像师傅魏琛讨来了一柄专为他打造的冰雨,蹦蹦跳跳的闯江湖去了。
他走的那天清早,魏琛靠在庄门口,并未对他说些什么江湖险恶的话。魏琛最了解黄少天,他对并不在乎世界是否危险,只是想凭着自己的实力行下去罢了。
魏琛拍拍少年的肩膀,说道:“师傅看好你。”
黄少天鼻子一酸,眼睛一红,“魏老大,你都不给我出行银两,看好我也没用啊!”
魏琛尴尬的一摸鼻子,“昨天买酒忘记多留点了,只剩这个。”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两。
黄少天默默地收下那一两,破天荒的闭紧了嘴巴。提了提身上的简单包袱,转身就上路了。
“诶孩儿!多回来几次!顺便多捎点竹叶青什么的!”
我靠靠靠靠!竹叶青什么的!是用一两银子就可以捎回来的吗!魏老大你确定你不是在逗我!?这是对待唯一徒弟该有的态度吗是吗是吗!魏老大我们一定是师徒缘分已尽再也没有爱了!黄少天并不回头,一个趔趄,继续下山。
虽然后来他并没有经常回到山上,但是每月定会送上一些好酒。

——黄少天下山三年后——
玉风客栈向来人多,各派江湖人士或者闲散茶客都爱到这客栈来喝茶。喝一杯清爽解渴又便宜的茶,却能听到千奇百怪趣味横生的江湖消息。
黄少天在江湖上闯了三年,并没有尽性甚至那么一丁点。照他某次对某家店小二唠嗑时说的话,他要身处这个风风雨雨从不停止的江湖一辈子。店小二苦于这位茶客带着柄看起来很厉害的剑,唯唯诺诺站在黄少天身旁听他讲了一下午雄心壮志。
午后少凉风,黄少天就点了壶茶赖在玉风客栈里休息,顺便打听打听这地方周围有没有什么高手的消息。
“诶,你知道吗,最近江湖上出现了好多暗杀组织!”
“听说过,不过不是很清楚,好像有什么轮回阁百花楼的?”
“是有这两个!有人说轮回阁的阁主好像叫什么工皮寿,只要价位合适什么人他都敢接!”
“不对不对!我听说轮回的周泽楷才是阁主啊!长得超帅真想见一面!”
“兄弟见了他你大概就没命了。”
“做美男剑下亡魂此生无憾矣。”
…………黄少天呛了几口茶。心想这世界还真是可怕什么人都有。但是转念又思量做暗杀的人功夫定然是不赖的,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去比试一下打他个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这边黄少天已经在脑补跟那个美男周泽楷杀得你死我活,玉风客栈门口却出了些意外。大约几十个人围成一圈把一个散着长发的男子围在中间,外围各个筋肉男裸着上身右手拿着市场上一两银子一把的大刀。长发男子站在中间,握着一柄黑色长剑的剑鞘,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微笑。
壮汉们都嚷嚷着把剑交出来饶你不死的口号,却没人真的冲上去夺剑。
嘿!热闹来了!
黄少天心思一动,运气轻功飘然出门,踩在一个壮汉的头顶上就落在了长发男子的身旁。
“哪个小兔崽子打我头!”壮汉还在回头找人,黄少天轻笑朝他喊:“你右边那个刚才敲你脑袋嘲笑你不敢上去抢剑。”
“妈的,”壮汉A并没用心辨认声音来自哪里,啜了一口,抬手往右边就是一个巴掌,“敢打老子不想活了是吧!”于是壮汉AB就打了起来。
黄少天剑未出鞘就把几个人掀翻在地。壮汉AB也反应过来多了一个高手,于是挥挥手带着惧怕和不甘的神色走了。
黄少天神色得意地朝壮汉们离去的方向扬扬下巴。这才回过头来看长发男子。长发男子并未露出感激不尽的神色,只是微笑着向黄少天作揖。“多谢少侠出手相助,在下喻文州,敢为少侠真名?”
“我叫黄少天。喻文州喻文州,真是个好名字!你从哪里来的啊,为什么会被那些菜鸟围上啊是因为这柄乌黑亮丽的宝剑吧?看这剑不凡想必文州你也是个高手了,不如我们来切磋一番如何?”
喻文州笑着看着第一次见面就直呼自己姓名的少年,连眼神也一并温和起来。“少天,外面天热,不如去客栈我请和你一壶花雕,我们慢慢聊。”
“好好好!文州你真是个好人!”黄少天开心得用肩膀撞了一下喻文州的肩。这个笑起来很温和的人明明从未谋过一面,黄少天却觉得好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
情因景而生。大好日光,散着长发的温柔少年,你我都不禁心动。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客栈呆了一个下午,像是多年未见的故人般亲热。傍晚喻文州就回客栈了,黄少天则是记下了喻文州的客栈名准备明日再去寻他。乘着夕阳懒散的趴在矮山上,黄少天叼着根草哼着小调回到了寄居的人家。
黄少天是个剑客,所以谋生的职业也无非那几样。到了方城莫名的好运做了卢家小少爷的习武老师。卢家小少爷名瀚文,底子很好,也很黏黄少天。所以黄少天一回到自己的院子就见小卢撅着嘴坐在石凳上踢腿。
“黄少!”听到动静,卢瀚文开心向院口奔去。“你不是说未时就回来教我下一式落英的吗!?”孩子的脸变得跟女人一样快。
“交到个朋友,下次带你看看。吃不吃桂花糕?我特地绕道城西去买的听说这家的味道最棒了!”黄少天算准了瀚文会闹脾气,早就准备好了对付他的小玩意。
“吃!”卢瀚文果然上当,这不过就是喻黄两人搭酒吃剩下点心罢了。黄少天看着孩子吃得那么乐心里也有点不忍心,他极喜欢这个孩子。当下就解下腰上的玉佩,给卢瀚文戴好。
“诶黄少你怎么把它给我了?”卢瀚文艰难的咽下满嘴的糕。
“送你吧,我再过一月就要走了,留给你当个念想。将来长大了不认识你我还认识这玉不是?”黄少天摸摸小卢的头。
“你真的不在留个一年半载,我——”卢瀚文拖长了调,却说不出什么。黄少天来的时候就说了只在方城留四个月,卢家人看这年轻人功夫好人长得俊又和小卢合得来,也花了不少心思挽留他,卢瀚文撒娇撒泼装可怜都用过了还是没能改变黄少天的决心。
“江湖虽然一直就在那里,但也是要人去闯的。”黄少天目光深邃望向远方。
卢瀚文因为吃到桂花糕而喜悦的心情又落下来。
一夜无梦。第二日辰时黄少天就摸到了喻文州住的客栈,准备在一日和喻文州把酒言欢。客栈的小二却说不知道这个人,倒是有位客人昨晚走的时候嘱咐,如果来了个叫黄少天的少年,要把这纸条交给他。
粗糙的纸面镌着一行字,字如其人。
“天大地大,我们有缘再见。”
老魏在醉酒的时候说的没错,江湖凶险,因为你永远搞不懂人心。黄少天提着一壶特意赶早买的花酿,飞身上了玉风客栈屋顶。
大好日光,空余一人,对城门长饮。

评论
热度(7)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