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江湖(三)

江湖[三] 十年一觉扬州梦

依旧ooc 小学生文风啊这是 

都快早上了感觉自己也是蛮拼的

#喻黄#

“陶轩已经开始行动了。”张佳乐食指敲着桌子,一下一下。

“陶家人对这把剑似乎势在必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喻文州紧锁着眉,自从他出喻家这几个月,陶轩一直派些三流人物来骚扰,但是临近武林大会,他还是没有什么强硬措施来夺这把剑。

孙哲平从书架上抽出一张卷轴,摊平在桌上,指着微汀城,“我和乐还没有查到叶修在哪里,不知他这次是站在哪一边。”

“以他的作风,多半是两不相干吧?”

“不,这次武林大会他肯定会去微汀城,而且我猜,他一定也在暗中调查陶轩的事。这两个月江湖里的氛围确实诡异的很。叶修远比我们想象中更能洞察时局,他不单单是一个高手。”

“嘴巴毒倒是真的。”张佳乐回忆起去年的擂台赛,心里又是一阵不爽。

“啊啊暂时不管了!正好黄少天来了,明天我带你们在扬州好好逛逛!”张佳乐一伸懒腰,把喻文州赶回房间睡觉。喻文州看看孙哲平站在那巍然不动,叹了一口气

“乐,你没跟我讲过小时候的事。”吹了灯,屋子里静得只剩下呼吸。

张佳乐轻声笑了。

“我爹认识魏琛,也就是黄少天的师傅,曾在喻家不方便的时候在他的蓝雨庙里躲过一阵子。头上的疤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黄少天那小子插鱼太激动了,滑到我的额头了。”张佳乐在黑暗里摸摸额头,接着有一只大掌覆在了他的手上。

“你放心,张家的仇,我一定替你报。”

“谢谢。”张佳乐弯着嘴角,安心入眠。

曾经多少次在梦里惊醒,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杀喊声,娘的脸红红的,再没有往日的娇艳。

有个悲喜酸辣都能共享的人真好。

 

喻文州的祖父是当年皇帝的手下大将,替他打下了半壁江山。喻铭和冯乐渊是同穿裤子的交情,坐稳皇位后立即就将宝剑赐予喻铭,见剑如见帝,这把剑不知招来多少眼红人的冷嘲热讽。喻铭也就渐渐无心官场,势力慢慢被陶沂削弱。

张佳乐祖父是个文官,常常在朝堂之上针砭时弊,进谏时语言犀利直指要害,冯乐渊对这位大臣是又喜又恨,授监察夫一职留在了身边。

陶沂早有夺位之心,却隐藏的极深,不知不觉培养势力,逐渐拉帮结派。冯乐渊苦于皇后是陶家人,很多事不好做。

戌安十四年——

陶沂一夜之间杀光了张家上下三十口人,只留下张佳乐祖父与年幼的孙子,而又被安上与西北蛮荒之人勾结篡位的莫须有罪名,满堂震惊,冯乐渊被逼的实在无法,只得下令即日处死二人。喻铭心知这是陶沂阴谋,于是以自身作保有加以宝剑之名救下了张家仅剩的两人。冯乐渊看朝中大势已被夺去,暗托喻铭动用武林势力,一时间官场武林腥风谢雨,死在利剑之下的无辜百姓不可胜数。

最后喻铭带着张家二人隐退朝堂,陶沂也被武林中人杀得元气大伤,冯乐渊没过多久驾崩了,传位太子,改年号为戌晤。

陶沂当然不甘心。

皇位。武林。

这四字是他在临死前吐露的最后愿望。

到这一代的陶轩,陶家官场武场都大有人手。武林大会迫近,江湖上现在一阵低压。喻文州,或者说他手中的那柄剑,也成了陶轩的目标之一。

喻文州在床上想着近日的消息,白霜城那里传出了嘉世的动静,陶轩的人大概不日就会到微汀城布置。出神间,耳边传来敲墙声。

“咚咚咚(睡了吗)”喻文州舒展眉头,隔壁是黄少天,原以为他早睡了。不知是哪来的默契,喻文州好像很清楚的了解了这三声的意思。

“咚咚咚(还没睡)”喻文州回敲。

“咚咚(晚安)”

“咚咚(好梦)”

黄少天自己在床上笑的合不拢嘴,没有讲话都不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还在这敲墙敲得那么开心这两人个人也是很神奇的,不过莫名地让人安心就是了。黄少天边想着边拉上被子,睡了。

一夜无梦。

听说要去逛扬州,黄少天非常兴奋。扬州地大物博,各处商贩都在把这里当做聚宝地,来来往往的船只和流动的人群,成了扬州的一大特色。黄少天发挥自己用不完的精神气,扯着喻文州的袖子在街上乱逛,速度非比常人。张佳乐作为东家表示无奈,也就索性放弃带路,把钱袋交给喻文州,自己和孙哲平去玩了。

“诶文州文州,你快来看这个!以前从来没见过诶!老板这是扬州特产吗好吃吗?那边那个又叫什么好玩吗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欸!它还会动!文州快看它动了!”黄少天摇着喻文州的袖子,一个劲说个不停。喻文州只是微笑,看向黄少天修长的手指,又看着黄少天的脸,有些细细的茸毛在近处清晰可见,阳光下熠熠生辉。

“少天不急,我们慢慢全部吃过去。”

黄少天转过头,看着披散头发的喻文州,呆住了。

“文州你等等啊…”说着在袖子里找着什么,扯出一根发带。藏青色绣着暗纹,非常的漂亮。“快扎上试试!”黄少天的脸上显而易见的兴奋。

喻文州微笑着接过发带,就在街上随手把长发扎起,周围的人暗中侧目,更有花季少女绞着自己的手帕杵在原地。

人生的太美也是一种罪过。黄少天边看边想。

“走吧,少天。”喻文州十分从容的拉起黄少天的手。

 

身后不远处的红门客栈,有个人站在二楼栏杆前,将街道尽收眼底。当然包括那对闪光的身影。

“梦总是要醒的。”他喃喃自语一句,接着隐入了黑暗。


评论
热度(4)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