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江湖(四)

注意OOC #喻黄# 

【四】山雨欲来风满楼

陶家始终没有大的动静传来,喻文州就和黄少天在扬州四处游玩,逛累了就去茶楼点一壶茶,顺便收集一些江湖上的消息。这些小道消息时真时假,但凡听到比较重要的,他们就会带回让百花楼里的人辨别真伪。

今天喻黄二人仍是在茶楼闲坐。黄少天盯着喻文州出神,心思飘忽不定。这几日整天和喻文州腻在一起,黄少天追问之后喻文州也就告诉了他事情的大概,只是忽略了当年那段惨案。

其实黄少天认出张佳乐就是小时候一起玩的伙伴之后就放弃了决斗的心思,现在跟着喻文州保护他——喻文州会得术比习的剑法好得多——更多的是两个人加深一步默契罢了。黄少天的目光停在了那根藏青的发带上,那天送喻文州发带其实别有目的,一来喻文州生得太好看,披着发在街上瞩目过头;二来那根发带是他偶然得来的,据说是宫里的东西。贴身带了多年,送给喻文州也是配得上其人。

阳光肆意的倾洒在窗沿,喻文州淡淡的看着窗外,黄少天的目光没有顾忌的停留在喻文州的唇上。自己慢慢啄着一杯花雕,微甜,就像黄少天此刻的心情。今年大概是运气最好的一年了吧?有幸遇得喻文州这样一个知已。

喻文州注意到黄少天粘人的目光,转过头,微微一笑。笑意是真真切切的,嘴角勾起的弧度也清晰可见,但是黄少天却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喻文州会把自己当做知己吗?或者连朋友都不是?

黄少天突然失去往日的信心,眼帘渐渐垂下。

喻文州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眉头先是蹙了一瞬,又舒展开。他放下酒杯,双唇微启:“少天……”

“嗯?”

“你知道我为何不喜欢束发吗?”

“不知,你不曾提过。这其间可有什么渊源?又或者……你觉得散发比较美?”调皮的结束句,黄少天自己忍不住笑了。

喻文州也莞尔,接着摇摇头:“我娘过世时说,把我生在这样的家族里,真是抱歉,你若想要几分恣意,就学你爹年轻时一样散发吧。”

黄少天回想起喻文州提及的家族一系列的规定,不禁头疼。“我要是生在那种家族里,早就逃出来了!你看我连个蓝雨庙都呆不住。哦文州我不是说你家坏话,只是觉得皇亲国戚真的好麻烦!咦,所以现在为什么又束发了?”

喻文州指指头顶,“第一根发带,又是少天送我的,束起了又何妨?”

三千烦恼丝,散而发,束而止。我不过想将剩下的自由都与你,你终究是察觉不到的吧。你我第一次相遇,不是在玉风客栈前,而是多年前的魏家,我不慎跌入了鲤鱼池。那时候不会游泳,水呛得满嘴都是,甚至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你救起我,第一句话便是:“你没事吧?我叫黄少天,你呢?”

喻文州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听了祖父的话,未敢开口说一个字。

“文州,”黄少天郑重地说道,“你若想要自由,我愿做你的剑,帮你把挡路的树全部砍倒。”顿了一下他又接”不知喻公子意下如何?”

“恕在下难以遵命。”喻文州笑道。“你若是被倒下的树伤及性命,我找谁报仇去?”

“呸呸呸喻文州原来你的心脏的厉害!什么叫被树伤及性命!本剑圣是那么容易被树砸的吗!我要跟树,不对,跟你决斗!快让我给你洗洗心!”黄少激动的站起伸手要抓喻文州的袖子。

喻文州稳稳地拉住那只半空中的手,“你肯陪在我身边,这就够了。”

空气总爱在人想拼命喘息的时候凝结,这一刻漂浮的尘埃也成了主角,凭自己的意念而动。黄少天站在耀眼的光线里,周身泛起一层淡淡的黄晕,像是半只脚踏入了佛门的一场梦。

他心里挣扎了几下,就打破了这一瞬的光芒。

“好。”黄少天觉得自己可以安静下来了。

难得的静默,酒香袭人,风飐落花。

“文州……站的好累……”

“我拉的也很累,只是不见你坐下。”

“我以为你会放手的。”

喻文州自嘲的笑了,松开手,轻声说了一句“若是有一天你也能明白就好了。”

黄少天闪过一阵失落,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街上传来接二连三的惊呼。他手抚上剑柄,颔首示意喻文州,就着地利,两人在二楼观望发生了什么事。

(我要说一句话!!!!就让我说一句!!!小周表示街上阵阵巨响,哥哥闪亮登场。哈哈哈哈哈哈不要打我!!!【飞奔)

街上惊叫的大多是女子,原因就出在那个身背箭筒的人。或许也出于他身边手执大剑的年轻人。五月初的天,两人一身皮装,却尽显英气。周围女子惊呼完之后频频摔倒、掉手帕,白色的丝绢手帕铺了一路。两个年轻人却没有半点局促,只是前路被挤得有些难走出去。

“诶姑娘们麻烦让让!你们是从哪来的?站在这很阻碍行路的啊,要到哪去,我来扬州几天了可以带你们转转。诶兄台这把剑不错啊,不知是否愿意腾出个空跟在下比试比试?”黄少天挤过人群,径直走到两人面前,一边说话,一边细心观察这两人的举止。得出一个结论,他们不是这边的人并且也不是什么凡夫俗子。

“兄台过奖,我和同伴来扬州是想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百花楼,不知兄台可否带路?”江波涛也观察了黄少天一阵,对他手里的冰雨尤为在意。江湖上传言剑圣的冰雨就是剑鞘中混着丝丝的蓝,只是不知传言可否准确,如今看这剑倒有九分相似,而且最近,大家都爱往扬州跑。

“客气客气,跟着我走就好了。”黄少天向后招招手,“文州!回去了。”

喻文州站在人群外,刚刚黄少天开辟的路径还没有完全合上,他跟背着箭筒的人对视了一眼,大概就猜出了这是轮回阁的周泽楷,一旁,想必就是江波涛了。

扬州的安宁日子,怕也是快到头了。

 

四人回到百花楼,喻文州直接带着周江二人上楼,一开门看见张佳乐坐在桌前,看着一封信。听到动静,抬起头,愣了一会。“周泽楷?”

“嗯。”

“我们来是有事要通知的。”江波涛适时进行了补充说明。

“正好我也有事要说,少天,快叫大孙过来,他在清羽房间里!”张佳乐捏着信纸一角,面色凝重。

六人都聚在张佳乐的房间里,周泽楷示意江波涛帮他说话。江波涛并不推辞,说道:“前几日轮回阁在西北的眼线收到消息,西北曼国小皇子有动静了,好像正在预谋杀父弑兄夺位。他已经调用自己私藏的兵力了,估计不日就会登上皇位。这个人好像跟陶轩有联系。”

“陶轩已经开始行动了。”张佳乐听完之后面色更加沉重。

“南安林家被灭门了。”


评论
热度(4)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