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浮生未歇

#喻黄# #微虐# 
“很高兴能成为这场婚礼的致词人。”喻文州一身白色西装,站在话筒前,微笑着,一如他平日温和可亲的模样。
“作为蓝雨的队长,看到少天找到他的另一半,我由衷地感到开心。”喻文州没看稿子,对着座无虚席的宾客台,这么说道。
外面的阳光似是想要偷尝这份喜悦,从窗口溜进来,落在喻文州的发丝上,领结上,手上,然后停住。
这双在键盘上稳操胜券的手,正颤抖着。
喻文州一点都不高兴。他站在这儿,那对新人的身影霸道的闯进他的视野,挥之不去。他强忍着没有逃跑,用理智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时间倒退到八个月前。

八月初,黄少天躺在沙发里玩手机。蓝雨的队员趁这礼拜该回家的回家,该出去玩的二话不说打包好行李就走人,黄少天甚至怀疑宋晓和徐景熙的隐藏身份是武林高手,啧啧,那速度,绝对的来无影去无踪。黄少天父母充分享受大好阳光,出门度假了,然后把儿子扔给喻文州,还一副“跟着文州一定有肉吃”的神情。
“诶文州,好无聊啊!有没有什么可以干的?比如吃个棒冰喝个冷饮啊之类的?”黄少天踢了踢腿,看像那个认真写东西的背影。
喻文州回身一笑,漂亮的嘴唇勾起一道弧线,“那要去街上吗?”
黄少天歪头想了一会,伸出手,说:“我想去吃那家新开的甜品店里的布丁,上次好不容易买到然后给瀚文了,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换回小屁孩一声‘少天哥哥’也不算亏啦...文州,拉我起来。”
喻文州笑着将他拉起,两人带上墨镜和帽子简单乔装了一下就出门了。
风吹过窗边,探头看了看,空无一人。唯独书桌上有一本翻开的笔记本,上面写着:少天昨天睡觉的时候打呼了^_^
对于喻文州来说,所谓的幸福时光,这般足矣。
可是如果喻文州早知道在那里黄少天会邂逅一个人,他一定会一个人去给他买布丁。 

 

“他们相遇的时候我也在场。那天随便乔装打扮了一下,她很快就认出我们了。”致词前喻文州被荣耀八卦团拖过去打听消息。对于其他职业选手来说,黄少天要结婚了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毕竟首批玩荣耀的,对就是叶修,三十了也未娶未嫁,职业选手里面有对象有计划的更是寥寥无几。

“诶诶诶你们蹭吃蹭喝随便啊别拉着我们队长!他一会还要上台致词呢!”黄少天突然现身,语速极快,但是这话像救命稻草,解救喻文州于水火之中。

喻文州一转身,刚要说些什么,就见不远处新娘望向这边,盈盈一笑。这时他感觉自己像是溺水者,拼命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浮起水面还未来得及吸一口氧,又沉下去。这次沉得更深,更绝望。睁眼看是,周围一片深蓝和寒冷。

他朝众人强笑一下,说:“我去下洗手间。” 两人擦肩而过,背对着同样是白色西装的黄少天,理所当然的错过新郎官的苦笑。

朝着镜子,听水流。很有绅士风度的喻文州洗脸却久久没有抬起头。

 

“队长队长那块草莓的冰淇淋给我吃!我用巧克力和你换!“两人买好冰淇淋在座位上等布丁,黄少天咬了一会勺子忍痛割爱做出了今天吃草莓味冰淇淋的决定。

“都给你。“喻文州将自己的那一份推过去,得到了黄少天32字表达感激之情。

店里光线不错,人也不是很多,店员带着口罩,给喻黄二人送来了布丁。

“喻队黄少,这是你们要的布丁。“店员妹子留着及肩发,发尾烫了烫,向内微卷。一件领口刺绣白衬衫,一条牛仔裤,清清爽爽。

“诶谢啦你们这的布丁味道很赞啊,就是有时候人太多了排起队来非常不爽啊!“黄少天接过布丁,说完突然一愣。

喻文州眯了眯眼。

店员妹子摘下口罩,面色潮红,明眸皓齿,微微一笑道:“偶像你们好!我是蓝雨脑残粉!“

于是理所当然的要到了签名,借免费上门送布丁这一条,她又获得了黄少天的联系方式。

黄少天没在意,喻文州只是皱了皱眉,也并未多说什么。

晚上黄少一直盯着手机,喻文州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和妹子聊天呢。“

喻文州有点吃味,拿着记事本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活动一下,放松手指。记得聊天的时候别把蓝雨的资料泄露出去。“

“是是是,队长的吩咐一切照办!“说着比了一个标准的敬礼。喻文州舒眉一笑,黄少天一愣神,敬礼的手就忘记放下了。

“怎么了?“

“没啥……队长你笑得有点好看!这样犯规的!“黄少天尴尬的摸后脑勺。

喻文州眼里泛起笑意。“你笑起来才是世界上最犯规的。“他心里这么想,却不能说出来。

 

喻文州关掉水龙头,抽出手帕擦了擦手。刚要出去,就在镜子里看到叶修叼着烟走进来。他礼貌的朝叶修打招呼,叶修不紧不慢夹着烟,说了一句话:“用情至深,伤人伤己。“

喻文州的微笑僵住了。他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甚至能够帮少天筹办这场婚礼——发请帖,包红包,写致词,认真的像是自己的婚礼——结果叶修这一句话,让他发现自己原来在知道少天要结婚的那一霎那就已经溃不成军。

“前辈……什么时候知道的?“喻文州靠着墙,有点无力。

“很早之前,观察出来的。“叶修递过去一支烟,”抽么?“

“好的,谢谢。“喻文州抽了两口,转头又对叶修说:”别告诉他。“

“……嗯。”叶修心底里叹了一口气,他很早就知道这两人之间的感情绝非只是一个战队的正副队长,也绝非所谓战队的双核之间的默契关系,而是一种世间难能可贵的爱情。只是,这爱情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天堑。

“他们刚认识那会经常发短信聊天,后来还约着我一起出去玩,那次开始少天就有点不对劲。”喻文州以为那次三个人出去玩以后就是一个转变。

 

八月十号,黄少天生日。本来喻文州想趁这次假期带他去海边玩,但是九号的晚上,黄少终于从手机里抬了头,神色间带着疑惑和惊讶,望向喻文州。

喻文州正好在看他,就问你怎么了。黄少天说没事,队长明天我生日要不要出去玩?和林芮一起?

林芮就是那个整天和黄少天发短信的妹子。

喻文州皱着眉头回了一个“好”字。

于是三个人玩了一天,有时候黄少天会凑到林芮那里去说点悄悄话。喻文州则保持了一天的低气压,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形象。

晚上他洗完澡,收好笔记本。他和黄少天睡在一张床上,因为床够大,而且黄少天来的话总是睡在一起的。关了灯之后,黄少天悉悉索索转过身,脸对着喻文州的后背。他突然说:“文州,我想和林芮交往。”

喻文州没有说话,他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心疼,疼到泪腺都被刺激的受不了,滚下眼泪,滴在枕头上。瞬间被吸收殆尽,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亦如他心里对于未来不切实际但却情真意切的幻想。

喻文州从很早以前,甚至可以说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就在意黄少天了。起初大概是因为他的出色,手速、操作、寻找机会的能力,都让人觉得他耀眼。在他说自己是吊车尾的时候,自己都一点不生气,只是觉得可惜。对啊,你是光,我却是吊车尾。

所以喻文州非常非常努力,直到击败魏琛。胜了三场后,他非常恭敬,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但是内心真的非常高兴。倒不是因为打败了现任队长,而是自己终于可以和他更加进一步。

离光更进一步,离你更进一步。

所以喻文州每天都写日记,不给别人看,就是为了悄悄记录下两人相处的点滴。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臆想,想要在这种世界里获得赞同和支持,其实很难。他不知道黄少天怎么想,甚至不明白黄少天对于自己只是单纯的信赖还是其他,他不想让他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他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他不敢在这场游戏里设棋布局。手残心脏是没错,对黄少天却永远干干净净。

夜里蛙声此起彼伏,喻文州不说话,身后的黄少天也没有动作。

传来一声叹息,黄少天翻过身,轻轻地说:“文州睡吧,晚安。“

其实两人都是一夜无眠。

 

黄少天挽着新娘子,面色忧郁。

“他很难过的样子,怎么办……?“

“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坚持。现在,我将是你的妻子。“林芮垂着眼睛,像是要给自己打气一般,对黄少天这么说。

“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林芮舒出一口气。

 

八个月前见到偶像太过激动,直接要了手机号。没想到黄少天愿意和她聊,她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和偶像深交的机会。于是没几天就混熟了。

九号的晚上黄少天拍了一张照片,比着V字,喻文州的背影成为了背景,黄少天笑得十分得意。发给了林芮,林芮回了一句话:诶你们感情真好啊……喻文州真喜欢你。

黄少天回:那必须的我和队长是谁跟谁!快十年的交情了感情能不好吗?俗话说得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队长应该是我的手……噫不对脚…哪里怪怪的……实在不行就是我的大脑好了嘿!

啊我指的不是兄弟情啦,是爱情~爱情~

爱情?你开玩笑吧…怎么会有爱情的不符合科学逻辑啊!

咦,你不知道?什么!黄少你居然不知道吗!!!!?

我必须知道吗……………………

废话!你难道没注意到吗?喻队看你的眼神,对你的温柔,行为的体贴,你们两得默契,你们的关系……全部都是铁证啊!

……我不信

不信你明天约他出来过生日,我们三个人一起玩个一天,然后我帮你分析一下!

半天黄少天回了个“行。“

说真的,黄少天从没有朝这方面想过,所以他觉得非常不安。

而林芮,隐隐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她看得出两个人的情感,所以她想帮他们一把。

 

十号,黄少天观察入微。早饭,准备完毕放在桌子上等自己一起吃;起床,递上裤子;还没清醒的时候必定会收到一个晨间微笑;自己的东西被收的很整齐,自己的东西也被放在容易找到的地方,反而,喻文州的房间里,喻文州只有笔筒和笔记本是放在书桌上的。

黄少天趁喻文州上洗手间的间隙偷偷翻开了喻文州天天记录却从不让他看得笔记本。第一页上赫然写着“记录本“,翻过去

xx年x月x号

听少天说想吃糖醋排骨,翻着菜谱试着做了一下,味道一般。改进一下菜谱明天送到蓝雨食堂给师傅做做看好了。

X月x号晨

少天今天发烧了,38度9,请假陪他吧,不然不放心。

X月x号

买了一盒芝士,不知道少天喜不喜欢吃。

……………………

听到声音,黄少天立刻放下笔记本,跳到一旁,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其实心跳快的像刚跑完200米决赛。难怪后来没几天蓝雨突然烧了糖醋排骨,味道还特别好;难怪每次生病的时候文州都会装作咳嗽请假陪自己;难怪经常吃到好吃的……

“原来是这样吗……文州他喜欢我?“黄少天一整天都在这么想。

林芮又说了很多,让他更加迷茫,不仅对文州,也有对自己。

晚上趁喻文州洗澡,黄少天又偷偷翻开了笔记本,最新的一页。

Xx年8月10号

今天少天生日,本来想带他去海边的,没想到……林芮居然和他感情那么好。心里有点难受,虽然知道自己这份感情必须得压制住,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仍然抱着希冀,希望有一天少天能够发现。

可是发现了又能怎样呢?假如少天喜欢我,那么就需要回归现实。

生活中例子还没死去,活得鲜明。他的父母肯定会难受,舆论、非议、并不完美的结局……都是阻力。最主要的,我不忍心看他难过。

还是永远藏着的好,至少这样的话,我还能留在他身边。

 

黄少天合上了笔记本。

他思考了这么久,发现自己也是一样的。没有办法离开喻文州,见不到他的身影就会不安,看他皱眉自己心里也不舒服。就连那份不忍心看他难过的心情,也不会比他少一丁点。黄少天瘫坐在沙发上,无力的捏住拳头。

自己现在的状态,最多还能撑到下个赛季结束,而那时候喻文州肯定还不会走,也不能走。蓝雨需要一个战术大师,至于一个已经不能再发挥出效用的机会主义者,留下来的话得到的大概也只剩下尊重了吧?黄少天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会选择留下的。

然后,就是我的生活你不能够全部参与,你的生活我也不会全部了解。

多么令人心痛。

黄少天仰头,手遮住眼睛。他有点想哭,好不容易明白了这些来自己对喻文州的在意并不只是友情这么简单,却发现这是一个还未开始就已经要面向结局的悲情故事。

他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拿起了手机。

林芮,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怎么了。

跟我交往吧。

…………黄少你怎么了,喻队怎么办…………

我想我决绝一点,他能够从这里走出去。我希望他能够获得幸福。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好,但是我认识的女生不多……总不能找苏沐橙什么的……希望你能帮我,临时的就好了!只要让文州放下的话……

你们在一起几年了?

快十年了。

十年喻队还这么坚持,你觉得他会因为你交了一个女朋友就彻底放下吗?

那……怎么办……

我懂你想让他获得幸福的心情,因为我喜欢你也喜欢了将近6年了,所以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支持。我不知道这样可不可行,由我说出来也蛮诡异的,但是值得一试。

什么?

结婚。

……

黄少天顿住了。他没想到林芮喜欢了他六年,也没想到要用结婚来推翻原有的一切。他突然回忆起林芮这个人,出去的时候总是微笑着,话语间对事情的分析极为到位,和喻文州出奇的相似。难怪隐藏的这么深。她把不公平都掩盖在心里,她说支持自己的一切选择。

所以他回复了一句:我考虑一下。

然后,有了今日。

 

喻文州念完致词,掌声雷动,他转过身去。黄少天走上前张开双臂,用力的抱紧了喻文州,在他耳边说:“队长,这么多年谢谢你了。希望你能早点找到自己的幸福,别陷在我这里了。“

原来他知道。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轻轻拂过他的脸,说“好。“

命运总是在开始的时候给你一颗糖,含到后来才发现那是糖衣炮弹,爆炸的时候在你嘴里、胃里、身体的一切可感器官里横冲直撞,一点没有在生还的可能性。

喻文州的时间在黄少天真正结婚的那一刻就已经停止了,思想被冰封,情感上庸庸碌碌度过一个白天又黑夜,浮生尽歇。

 

十年后。

林芮的死讯传来,喻文州不敢相信。

火化之后黄少天跑到喻文州家里,哭了一夜。

然后拿出她的信,喻文州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一场故意的错过。

 

给喻文州:

 喻队你好,我还可以这么叫你吗?

我知道我的日子差不多要到头了,我要向你道歉。我这辈子最后悔的是给少天出谋划策了。他很喜欢你,不,应该说他爱你和你爱他并不相差多少,所以你们两个都想让对方获得幸福,都不想让对方受到哪怕一丁点的苦楚。

少天不止一次的跟我说我和你很像,这点我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当初提出要“结婚“,有一部分也是出于自己的私心。霸占了少天这么久,让你们这么痛苦,都是我的错。

真的非常对不起。

请不要责备少天,这不是他的错。【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不舍得

希望我现在把少天交给你还不算晚。

                                                                                                                林芮

Ps:少天每天晚上都要看一眼你的照片才能入睡哦!^_^

 

“不是她的错,是我不够成熟。“喻文州眼眶红了。

“文州,“黄少天擦了擦眼睛,”不是你的错。林芮临走时跟我说,这个世上最捉弄人的就是命运,但是糖之所以叫糖,就是因为他最后是甜的。“他的眼睛因为哭过红肿着,十年过去,他还是没有变化。时间仿佛会倒退,曾经历历在目。

喻文州抱住黄少天,用了十年的力气,把那个夏天没有带给他的,没有能说出口的,全部,在这一夜,完完整整告诉自己所爱之人。

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思念从未停止过。

人生零零总总多少年,韶华白头,物是人非,再相见,方知浮生未歇。  




  我的妈呀终于写完了,作为一个不会写文的人……因为考虑到会虐所以语言非常及其平淡【何况我也写不出啥】林芮这个人物呢,加的有点生硬,但是为了故事情节有一个清晰地走向,我还是加进去了【。回头看看这剧情总透露出一股诡异科幻故事的感觉……

非常喜欢喻黄这对cp,但是因为文章提到叶修和黄少的互动挺多的,觉得叶黄也能接受,然后脑子里就有一个声音:喻黄不能拆啊!!!!!你忍心拆吗!!!!?这样子的……所以有关喻文州&黄少天就只吃喻黄了。黄喻我也不大能接受。喻黄大概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信仰吧,谁也离不开谁。

然后叶修为啥会跳出来说那句话呢……我觉得叶修对于周围的洞察力非常的高,几乎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法眼【啥啊这。所以这么多人里面是最合适站出来发言的嗯……总之谢谢大家能看完这个故事,拼死拼活打完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心愿。 


喻文州的笔记停在黄少天结婚的那一天。

最后一篇写着:我很爱他,但我更希望他获得幸福。

黄少天后来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在他和喻文州一起给林芮安完墓后,他写了这样一篇日记: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我后悔选择了让他幸福这一条。事实上证明确实如此。幸好幸福来得还不算晚。


评论(10)
热度(17)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