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沟(上)

#短篇# #喻黄#
#不得不说的事:有关爱丁堡大学的申请都是瞎扯淡.....(我看了看百度好像几个方面达到就能申请了,故事里的话大概就是肯定能成功的就一个人(。

“我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你别管我!” 

“我信。 ”他按着他的手。 

黄少天一把甩开喻文州的手,回身声嘶力竭的嘶吼:“喻文州你烦不烦?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别多管闲事!” 

他的目光暗暗的,全部笼罩在黄少天身上。黄少天觉得自己像在他面前裸奔,赤条条一丝不挂。

 别投降。黄少天对自己说。

 喻文州一动不动,手还是被打掉的状态。他好失落。 

黄少天又叫了一声“别管我了!”然后摔门进宿舍。他把手里的零食甩在床上,脸蒙进枕头里,喘粗气。

 居然对他喉的那么大声,居然打掉了他的手,居然拒绝了他的帮助,居然...不敢看他的眼睛。 

门口传来皮鞋和瓷地砖触碰的声音,且渐渐低下去。黄少天这才把脸从枕头里拿出来,闷闷不乐地给自己开了一罐可乐。

 “真腻。”他嘀咕道。外面太阳开始毒起来了,过一会估计要下雨,也不知喻文州带伞没有,他今天下午应该还有张教授那边的实验要做。 

黄少天打开笔记本,看到桌面上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的文件夹,愣了一下。光标小心翼翼的移到上面,犹豫了半天却没有打开,最后拖进了小小的垃圾箱。 “嚯!都跟我没关系了!不过是爱丁堡而已,谁去都是一样的。他去的话,更好。” 

爱丁堡申请难,国内名额少,摊到这里也就是一个。黄少天其实想去爱丁堡好久了,但是他觉得喻文州这么厉害的人,比自己更适合出去留学深造。他又禁不住想喻文州穿着暗色的西装,走在宽阔的路面上。啧啧,那身段,那气质,真得是看一辈子都觉得帅。 

然后他就跟喻文州提出了分手,喻文州懂他,说我不去。黄少天说你不去也得去,资料都填好了,关系都差不多了干嘛不去。 

黄少天又说你别在意我啊,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我的独木桥,生活还得继续,又不是缺胳膊断腿生活不能自理了干嘛非得在一起。

 黄少天还说了我是个残忍的人你早就知道了吧,你这么迁就我这次也必须肯定一定得答应我,明明白白的,咱们分手。 

黄少天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挺傻逼的。那时喻文州的眼神里写满担心,最后他说,“好。少天你冷静一下,之后我们再重来。” 

重来你个头啊我都说了要明明白白的你怎么这样呢!黄少天心里这么咆哮着嘴上还是啥也没说。他其实一千万个不愿意,痛苦也决不会比比喻文州少。可是,爱是那么珍贵,让人忍不住为另一半献出一切。他怕喻文州为了自己留下,放弃得天独厚的优势和得来不易的机会。

 所以当导师皱着眉头问他喻文州不去英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黄少天表示自己快气炸了。

 什么人啊这是! 

他安静的掀翻了导师桌上的茶杯。然后跟导师谈了谈。导师知道他们的关系,出乎意料的也很认同,对于这两个得意门生只能送一个到爱丁堡这点也愁白了几搓头发。然后没想到黄少天在交完申请自愿退出,本来以为皆大欢喜了结果喻文州又闹上了。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导师叹气。

 然后黄少天一拍桌子一跳脚,决定要彻底一点,离开喻文州,让他出国。 

TBC

诶哟我去吓死人了刚这个排版(

复制粘贴还不行的吗(躺平

评论
热度(4)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