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沟 (下)

喻文州收到郑轩的短信:怎么回事?听说老爷子动怒了,扬言要把黄少逐出师门啊。

 喻文州飞快的发了一个问号。

 郑轩又回:我也不清楚啊,就听系里的师弟师妹在传,说黄少翻了老爷子的电脑,想把老爷子个人研究的实验数据拷走,然后被老爷子发现了。你再问问?我发了短信给黄少他也不回我。

 喻文州快捷键拨通黄少天的号码,没有回音。他又打电话给导师,提到黄少天这个名字老爷子就开始破口大骂说这个逆徒!

 郑轩又是一条短信:景熙说老爷子是回办公室看到数据空了,然后问对面教导员有谁来过,教导员说只有黄少。 

压力山大啊,黄少干嘛干这种事? 

喻文州的手指停在屏幕上,光倏地暗下,又猛然亮起,是黄少天。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反正数据在我手里。”显然是一条群发消息。 

喻文州眉头紧锁,顾不上还没吃完的午饭,匆匆跑到黄少天宿舍门口。门锁着,里面似乎也没人。喻文州在原地站了一会,看见黄少天拎着塑料袋出现在走廊口。他远远看见了自己,有点迟疑,接着走过来。 

哗沙哗沙。塑料袋被低沉的气氛压得安静下来,逐渐失去声音。黄少天跺了跺脚,说:“有事吗?” 

语气生疏的喻文州绞紧了手指,平日里善于言辞的他似乎只是伪象,反正这个时候他只能干巴巴的说一句:“我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然后就有了黄少天在宿舍里无意识的感慨。 “当然都是假的。”黄少天仰头又灌了一口可乐,抹了抹脸上的汗嘀咕道。他不知道在对谁说话,只是这一刻特别想把话都说明白了。

 “老爷子哪有什么私藏,他的东西早就自己特大方的拿出来给我们研究了。郑轩景熙宋晓都知情啊,我们还联合了教导员一起骗你。是啊,骗你。我怎么能骗你呢?可是我不走你怎么会走呢?喻文州——”他喊这个名字的时候,满脑子也都是这个名字所属之人平日里的举手投足。

黄少天对着空气挥拳头,“要是你学成不归来,有你好看的!” 


喻文州翘课了。他去找老爷子,找教导员,找了平日里一起的兄弟们,前二者对黄少天做了这件事表示深信不疑,后者则觉得总有原因。总之都归罪于黄少天,说他不应该。这事要是报道学校里去的话,可是要处分的,严重的可能还要开除。老爷子那边痛心疾首说是养了条白眼狼,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态度。喻文州没敢问,他怕老爷子原来没想起来的被他一提醒就这么干了。 

黄少天不可能干这种事。喻文州还是坚信着。

 哪怕这世上没一个人信你,我还是会站在你身边。 


像是要回应喻文州的焦灼情绪一般,黄少天消失了。手机关机,宿舍没人,家里人也不知所以。

喻文州差点崩溃,这时候黄少天又发来一条短信:我准备辍学去新的城市了,祝你们把握住机会,也和我一样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喻文州懂了,这条短信就是发给他一个人的。他想了想,回到:八月二十号的飞机,你来送我吗? 

不了。好好学习。 

距离感成了一条深沟,喻文州朝对面大喊,黄少天却在另一边走得无比决绝,头都不回一下。他的喊声在深不见底的沟下无比苍白。

不能因为自己而束缚住黄少天,他是太阳,他生来就是自由的,他本就不该和我在一起。喻文州这么想。

 异样的目光,闲碎的低语。要是我不告白的话,少天也不会承受那么多。

 明智如喻文州,却在黄少天的问题上彻底短路,神经噼啪作响像烧着的保险丝。他忘记了,黄少听到他真情流露的时候眼里是那么有光彩,他们相拥,相触,来自外界的压力早已被隔绝。 

相爱,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

 飞机场,喻文州被郑轩等围在中间,所有人都在表达祝福,唯独没有黄少天。

 其实黄少天也来了,躲在转角偷偷地看。什么辍学去新的城市,简直是天方夜谭,一切都是剧本需要。我还要在这等你回来呢,怎么会走。

 然后喻文州真的带着一身的落寞出国了。

 黄少天还是回到了他的宿舍,还是跟老爷子和大家一起笑乐,只是养成了发呆的习惯,有时候宋晓碰碰他都会摔下凳子。他没有联系喻文州,喻文州也没有打扰他,每次想了解喻文州的尽况只能拜托郑轩。 

黄少天心里有点害怕,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喻文州再也不回来了怎么办?之前表现得那么冷淡,喻文州要是信以为真了该怎么办? 

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持续了一年,新的名额都下来了。黄少天电脑桌面上那个文件夹又回来了。

他想,我要去英国亲口跟他说清楚。

 太阳毒辣辣的,他在宿舍里叼着棒冰,宋晓不在,只有他一个人。这时候听到敲门声,他把目光从电脑上之前拍的喻文州上移开,骂骂咧咧:“宋晓你出门不带钥匙啊!打扰我看喻文——” 

喻文州微笑着站在门外。

 “州——” 

“少天,我回来了。” 

黄少天穿着背心和沙滩裤。喻文州穿着暗紫色衬衫和西装裤。画风很和谐。 

“你怎么——诶!别看!”黄少天慌慌张张遮住喻文州向后一探究竟的目光。

 喻文州视力极佳,当然看见了电脑屏幕上放大的自己。他笑得更深,顺着黄少天的动作就把他搂在怀里,“少天,我早就知道了。现在时机正好,我们重新开始吧。” 

这一年思念时的辗转反侧此刻化作一声幸福的喟叹,黄少天吸吸鼻子,说好。 


评论
热度(6)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