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沟的小段子

“文州你是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谁告诉你的!快从实交代我定饶他不死!”黄少天整人个窝在喻文州怀里,扭头看着喻文州急急的说。
“老爷子告诉我的,出国一个月后就知道了。当时我状态不好,不知道真相的话估计得在英国闷个好几年。老爷子心细,看出来了。”喻文州笑着圈住黄少天,空出来的手轻轻捏着他的脸。
“对不起啊文州,当初不该骗你的。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逼你去英国念书,所以......”
“我知道,谢谢你,少天。”
“谢啥啊......咦!那你知道了我们是设局骗你的还不跟我说话!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喻文州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笑出声来。“你不是经常用郑轩的手机跟我聊天吗?”
“我去!郑轩那小子告诉你的?”
“不,我发现的。”
黄少天脸红了,太羞耻。
喻文州表示脸红的黄少天更加秀色可餐,于是扳过他低下去得脑袋,准确地捕捉到嘴唇,吻了上去。

评论
热度(3)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