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一生

——仅以这个温馨之中带着点哀伤的故事,来表达我对喻黄这对cp的祝福。

 

喻文州是一个从小就特别乖巧的孩子,行事老成,温和如风。

黄少天是一个闹腾好动,废话特别多的少年。发色很浅,阳光下会折射成金色。

15岁,正是少年心高气傲时。

喻文州安静地坐在训练营的角落,很多人围着黄少天赞叹他神乎其技的光剑招式,喻文州没有去,他已经远远地看过好几回了 。

他刚来训练营没多久,很多人看着测试成绩在背后嘲笑他的手速。他没有反驳,因为这是事实,不需要任何辩解。可是慢慢的和喻文州深交之后,周围的人都发现这个15岁的少年,非常的温和,让人没有脾气。

于是喻文州变成了蓝雨训练营的树洞。很多人跟他抱怨自己的不快,或者诉说自己的经历。他静静地听,时不时答应几句,或者反问,让人很有存在感。

但是没有人会觉得他能够在电子竞技这条路上走很远。

喻文州跟黄少天交谈的次数不多,黄少天有点不屑于和这种吊车尾一般的选手一起交流。所以当喻文州爆了魏琛三次,不,准确的说在第一次打败魏琛的时候他就已经对喻文州刮目相看了。

这小子真厉害啊。

黄少天这么想。

 

第四赛季,黄金一代。

喻文州就这么被充分肯定了。蓝雨的第三任队长这个职务就是最好的证明。还有心高气傲但是确实技术过硬的机会主义者现在是蓝雨的副队长,而且对自家队长再没有任何一点鄙视,满满都是信任。

他们的关系是在喻文州击败魏琛之后好起来的。黄少天特意在外面等最后一个从训练室里出来的喻文州,他抱着手臂,目不转睛的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温和的笑笑,黄少天说:“你真厉害,我很少看见有人能卡位卡那么准,把魏老大逼到这种地步。”

“选位好罢了。如果是你的话,我一定会输的。”喻文州笑着摇摇头。

“这不一样,”黄少天兴奋地比了比手,“我动作快,但是招式衔接之间漏洞还是很大的。我今天下午看见你的战术,我就在想,要是我和你组队的话,会不会很厉害?”

“会的,我相信。”名叫喻文州的少年勇敢的向着光明迈出了一步。

“那我们一起吧!”黄少天高兴地跳了一下,扯着喻文州就往前走,“走走走,请你吃夜宵!我们探讨一下组队的相关事项看看能不能研究出剑客和术士的新打法!”

羁绊从15岁开始,转眼到了第四赛季,越来越牢。

机会的捕捉者和施与者,蓝雨的剑与诅咒。

 

第六赛季,战火撕裂了整个赛场。

最后蓝雨的众人捧上奖杯,所有人,包括一向压力山大挂嘴边的郑轩都很high。

对方打得很出色,但是我们更强。

是的,蓝雨的剑和诅咒,悄无声息地潜入,光芒一闪,划出一道夏天。

然后我们还要,追逐更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第十二赛季,时隔六年,蓝雨终于又圆满了他们的愿望。

十二赛季的冠军,几乎是在古远的、残酷而危险的战场上,拼命杀出的一条通向光明的血路。

很多战队都有着新鲜的血液,蓝雨当然也有,但是远不及原来队伍配置那般出色。卢瀚文这几年飞速的成长,给黄少天缓解了很多压力,于是他有幸还保留着他“剑圣”的荣光退役。

蓝雨的粉丝很吃惊,非常吃惊。在他们看来黄少天还有的是拼搏奋斗的时间,毕竟他现在才26岁。黄少天在赛场上的发挥让他们觉得黄少天还很年轻。

黄少天看着报道叹气,喻文州和他合租在蓝雨附近的公寓楼里。放短假的时候就经常住在这里。

喻文州说:“少天,别想太多。再打下去你的手压力太大了,会超负荷的。”

黄少天抬头看看喻文州,眼睛里有点闪烁。“我知道啊队长,就是有点感慨罢了。荣耀打了这么多年,一旦脱离了还真不知道干些什么。”

“我买了一台相机,你不是喜欢摄影吗?”喻文州将煎好的荷包蛋淋上酱油,端到餐桌上。

“知我者队长也!!!跪求当私人模特!”黄少天开心的手舞足蹈。

楼下的猫在叫,不是特定时期的呻吟,只是单纯的叫了几声。黄少天觉得很舒服,特别特别舒服。就算脱离了从前的日子,但是队长还在。

只是,队长要是也退役了,有了自己的生活,那又怎么样呢?

 

29岁,喻文州作为多年前黄金一代的最后一名战术大师,宣布退役。

他真的站在荣耀场上很多年。凭着一届手残的“响亮”外号,打出了蓝雨的一片天下。

黄少天偷偷买了一套房子,在最高层,附带一个很大的阳台。家里逼着他找女朋友很多年了,但是他总是以“我们队长都单身呢”为借口躲掉这些要求。

“队长退役了啊,那是时候分开生活了。怎么想想觉得那么心塞呢。”黄少天躺在沙发上摆弄着他的摄像机,轻声嘀咕着。

喻文州退役后被邀请去做联赛的嘉宾,上面的压力挺大,今天喻文州据理力争去了。其实喻文州退役了之后不太想在继续高强度的耗费脑力,他只是想安静的呆在黄少天身边,偶尔客串一下少天的模特。

少天还不知道吧。喻文州叹息。

从十五岁开始注意的少年,如今又过去十四年。他还是没有变,他亦然。

据理力争的结果是有重要比赛的时候,喻文州会去做嘉宾,防止节目组被打脸打得太疼。这样也还好,起码自由时间是比较多的。喻文州回公寓的路上这么想。

“诶队长你回来了?我在煮汤,快好了~”听到开门声,黄少天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跑出来。

“好的,我先去洗个澡,身上都是汗。”喻文州把外套搭在手上,微笑着。

“诶队长别动!就保持这个姿势!千万别动!等我!”黄少天飞快的奔到客厅抄起相机,对焦,连拍。黄昏的光非常柔和,打在喻文州脸上,配上这云淡风轻的笑容和略带随意的站姿,黄少天啧啧称奇。

人和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自己上镜几乎只有欧美潮流风,哪有这么休闲又带着复古美的感觉。

“哦对了队长,我买了一套房子,装修好了大概就搬出去了。”黄少天放下相机,对喻文州说。他的声音很轻,听起来有些不太愿意,但是他想,总归要分开的,于是就说了出来。

喻文州笑容僵了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少天,吃完饭我们去公园逛逛吧,我们聊聊。”

“好啊!那我先去煮汤了。”黄少天转过身放好相机,吸吸鼻子,走进厨房。对着沸腾的叫嚣起来的锅子嘟哝,“喻文州同学你反应也太冷淡了吧,好歹兄弟了这么多年我要搬走了也不感慨两句,真是……诶不对,怎么感觉我这么矫情啊……”

这顿饭吃的很压抑,两个人都没说什么话,喻文州发梢没吹干,水顺着领口滴进去,黄少天愣愣的咬着筷子看。喻文州笑出声来:“发什么呆,少天快点吃菜吧。”

“哦哦好。”

 

夜幕拉黑,晚间微风徐徐,让人很放松。

喻文州给黄少天披好外套,两个人闲庭信步。

随意的聊了一会,又陷入了沉默。这是以往都不太会发生的事情。喻文州突然转过身,看着黄少天。黄少天也瞧着他。

“少天,”喻文州舔了舔嘴唇,“我喜欢你。”

黄少天没有接话,直勾勾的盯着喻文州的眼睛,像是要看出什么把戏的倪端。喻文州表示自己的感情要是经历了这么多年要是还经不起喜欢对象的一瞥那自己还告什么白啊跳湖算了。

大眼瞪小眼,哦,跟退役的王杰希没有关系。完全是蓝雨的前队长和前副队长两个人的事。

黄少天张了张嘴,觉得嗓子好干,胸里像有什么东西在烧,火辣辣的。

他说:“真不巧,队长。”

“我也喜欢你。”

然后就是一个压抑了多年的,在触到幸福的那一瞬彻底爆发的拥抱。

 

30岁,他们和双方的家长都交代了清楚。

他们居然在是释然之后露出了“我们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的表情。黄少天看着自己老妈的殷勤劲,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32岁,周围的很多人,很多退役选手都知道了这件事,纷纷送上祝福。

喻文州在大街上和黄少天手牵手,活的很自由。两个人都已经32岁,感情却还像15岁情窦初开的少年那样新鲜。他们只差了六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这以后的所有时光,他们都可以融进对方的生命里。

33岁,出了点意外。

他们虽然作为退役选手,但是黄少天在摄影界小有名气,喻文州又经常在重要比赛上台担任嘉宾,知名度还是有的。

不知哪的狗仔队连这种生活细节都要抓拍,他们牵手、相拥的照片在网络上疯传。无脑的语言攻击很多,祝福在口水大军里显得微不足道。

33岁被曝光的那段时间,两个人连做爱都带着苦涩。

 

34岁,舆论渐稀。

这之中有很多人的努力,包括联盟,包括他们个人。

他们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怕自己所爱之人会因此受到伤害 。

两个人熬过了这段艰难时光,感情愈发的深厚,从青涩变得缠绵。

 

35岁,黄少天开了工作室,喻文州首席模特。

接的工作好多是慕名而来的妹子,他们经常收到顾客留下的祝福纸条。

“文州文州!来看这个!我笑疯了!”黄少天捂着肚子向喻文州招手。

“你看你看这个妹子!写着‘喻苏虽然你有黄少了但是万一黄少嫌弃你的话,千万不要伤心,你还有我呢!欢迎随时联系我,我的电话是xxxxxx’诶哟我去肚子好疼哈哈哈哈哈哈”

“少天别闹。”这种留言条经常出现,毕竟喻文州这个人太苏。喻文州抓着黄少天的手,温柔又细腻,他问:“你会嫌弃我吗?”

黄少天觉得这种镜头只有自己能享受到真是太好了于是飞快的在喻文州嘴上啄了一下,“当然不会,爱你一辈子,么么哒!”

喻文州笑起来,阳光随之而颤动。

“少天,我也爱你一辈子。”

然后就是一个绵长湿润的吻。

我们的目光里互相镌刻着彼此,都带着特别的光彩。

 

42岁的时候,法律出来了。

两个人高高兴兴的区民政局交了30块钱【涨价了】,领了两本红本本回家。

当晚黄少天大汗淋漓表示喻文州别这么生猛啊我老了腰吃不住啊!第二天板着脸不高兴跟喻文州说话。

喻文州掏出一个小盒子笑眯眯的牵过他的手给他戴上里面闪闪发光的东西,黄少天傲娇了,害羞了,最后还是没有拒绝喻文州讨好似的吻。

小心翼翼的倒是把黄少天逗乐了。于是他开始主动牵引,两个人从沙发又转战床上。

 

45岁,领了两个小男孩回家。

活脱脱像是两个人的缩小版。

天气有点冷,黄少天窝在喻文州怀里看着两个小子打闹,感慨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喻文州环抱住他说,这不挺好。

“唉没给祖国添壮丁我心里揪心啊!”黄少天狡黠一笑。

“我们在努力努力?”喻文州笑着凑到他耳边呼出一口气,带着暧昧的情话。

“滚滚滚!喻文州你不要得寸进尺!前天的事我还没忘记呢!”黄少天跳出喻文州的怀抱住着他鼻子大喊。两个小孩子转头看看,脑袋又凑到一起:“诶,喻樊,你说黄爸爸又要闹几天别扭?”

“我猜不过今晚。”喻樊又瞥了瞥他们,黄少天因为嫌冷加上忍不住诱惑又回到喻文州的怀抱里去了。喻樊拉上黄稣的手,说“我们走吧。”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个烦,一个苏。这点倒是在他们儿子的名字上体现了。

 

50岁,荣耀这个游戏坚持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停服了。

一个游戏能在电竞界领跑这么多年可以堪称是一种奇迹了。

好多退役选手都拿着之前,荣耀还是第十区的时候的老版荣耀账号卡,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

没人缺席。

就好像荣耀还是那个荣耀,时光也没有流转过这么多载,大家还像当年场上意气风发的样子。

 

55岁,黄少天下楼梯不小心摔断了腿,喻文州彻夜在医院照顾他,没留下什么隐患。

60岁,两人一起大寿,邀请的还是那群老友。叶修表示自己最近闲来无事会去虚拟仓打打游戏,很多人也是这样,只是荣耀带给他们的那份殊荣感终究是找不到了。

哦,叶修这家伙,还是单身,也没有要找老伴的意思。

大家挪揄他。他笑笑,说一个人挺好的。

黄少天拍拍他的肩说,加油。

 

77岁,喻文州掉了一颗牙。黄少天更惨,吃东西的时候掉了三颗。他们现在仍然接吻,互相笑着对方嘴里的空缺。

 

83岁,喻文州有一天晚上和黄少天说了很多的话,一直到黄少天睡着。

他叹了一口气,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老年人醒的很早,黄少天起床后看到喻文州还躺在那,就问:“怎么了,不起来吗?”他的声音不再像以前那样有点细,而是哑哑的,带着老年人特有的感觉。

喻文州的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黄少天把耳朵凑过去,听到他说:“少天,我起不来了。”

黄少天一愣,然后出门了。过了半个小时,带回来三支蓝色妖姬。

他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床前,轻轻地说:“还记得你想我求婚的时候吗?人家都是一束花一送的,你送了我三支蓝色妖姬。我想这肯定有什么寓意在里面,然后后来去一查。看到百度的解释我觉得喻文州你怎么这么文艺,简直到了令发指的地步。”

“不过我觉得特别特别的受用。”黄少天顿了一口气。

“昨天晚上说那么话做什么呢,你又不是我。看看你,起不来了吧。”

“孩子们都大了,还是放养的好啊,看看现在多自在。哪像我们以前。”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年我们去德国,看到有人在街上接吻。你问我要不要试试,其实我有点后悔没答应。让他们看看我们跨越国际的爱不是也挺好的?”

“就是觉得秀恩爱秀的太欢好像不太好。”

“还有我们去巴黎的时候……”

黄少天一直讲一直讲,喻文州看着他,微笑着。黄昏的时候,他吃力的抬起手,在黄少天的手心写字。

一笔一划的,清晰地不能在清晰。

喻文州写的是黄少天。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一起的黄少天。

黄少天看着他张嘴,就凑过去,喻文州说:“我爱你。”他的声音很沙哑,很轻,像一个不可触碰的泡泡。

黄少天亲了亲他的嘴唇说:“喻文州,我也爱你。”

 

葬礼上没有很多人,黄少天没叫。那时两个孩子现在已经长大,黄稣哭的什么似的。黄少天表示自己好淡定。

他静静地将喻文州送进了一方矮矮的墓,然后留下了三支蓝色妖姬。

他觉得这种花最配喻文州了。又温柔,又优雅,又美。还有代表着两个人之间的爱情。

有苦涩,却能将苦涩化成甜蜜。

黄少天经常去公墓,有时候空着手,带东西的时候必然有蓝色妖姬。他会对着冰凉的碑说话,对着喻文州的照片轻声说话。轻的就像怕打扰他睡觉一样。

 

84岁,黄少天一个人。

他想了想,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号码。

“喂老叶啊,有事吗?听我唠嗑两句呗。”

“我想跟你讲讲喻文州,我的那个喻文州。”

“他人太好了,好多事情都藏在心里。在战队的时候就是这样,很多上头下来的压力他都一个人顶着,蓝雨的所有人都很安心,有这样一个队长。但是我有时候看他晚上不关灯,他压根睡不着觉啊。”

“我们被曝光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我一直明白他很多事都不跟我讲,我不问,他也不说。就是怕我受伤。其实我看他晚上压抑到睡不着觉的样子,才是最难过的。后来我就跟他讲,我说,喻文州啊,我特别爱你。那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凌晨三点,他叹气了。然后他抱着我开始慢慢的讲他的故事。”

“我也没有想到,他承受的东西有那么多。我以前就一直想,一个人不可能没有负面情绪的呀,那么,喻文州,你到底把自己的压力泵藏在哪儿呢?能不能被我找到呢?“

“可是我打开泵的时候,气压好大。我也明白了,他有多爱我。“

“万幸的是,我也很爱他。“

“哎呀,你怎么不嫌我烦了啊。这样好没意思,不跟你讲了,再见吧。“

黄少天挂了电话,看看桌上给儿子留下的信,甜甜的笑了。

然后他轻轻地,就像怕破坏喻文州临走时留下的痕迹似的,说:“我爱你呀,喻文州。我可不希望你等我等得太久了。“

安眠药的瓶子孤独的立在那里。

黄少天睡着了。

 

 

 

END

被自己的脑洞虐得心抽抽也是……

尽量写的很平淡了,下午在我的脑海里是一个更加悲伤的故事。

有幸遇见你,黄少天。

有幸和你在一起,喻文州。

他们互相叫着对方的名字,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用生命诉说我很爱你。

这就是我心中的喻黄。


评论
热度(23)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