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金丝雀(下)

又过了几日,喻文州又在院子发现了黄少天的金丝雀。这次它更加放心喻文州,干脆住进了那个没来得及收拾掉的鸟笼。

喻文州看它在架子上跳来跳去,用笔杆敲敲笼子,说:"你怎么又来了?少天还好吗?"  

金丝雀看看他,然后继续跳。

 "要你何用。"喻文州板着脸对鸟说,然后自己轻轻笑起来。如果此时有人目睹这场面,大概会十分惊诧。喻文州虽然常常微笑,但是这弧度弯的如此发自内心着实令人不敢相信。本来就和煦如风,如今像是一杯温茶,暖到人心里去。  

金丝雀就这么住了下来,没有黄家的人来寻。蓝溪阁人来人往,这座城依旧按着以往的步调运转。

直到流云翻波浪,平湖起涟漪。  

收到黄家飞鸽传输的时候喻文州并不惊讶,或许又是什么不能见光的伤口需要他去治理,他便打开纸条边想。白纸黑字赫然写着:明日将送伤员到蓝溪阁,请喻大夫好生看管并治理。大夫想要的虎骨自然不成问题。  

什么人让黄家这么大手笔,连难得的虎骨都肯拿出来了?看管?这.....喻文州眉头微皱,暗自忖度着。想了半晌也没有结果,他不放心,又将收起的上好药材都拿出来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第二天喻文州是被吵醒的,没想到黄家的人来得这么早,太阳才刚刚露了个顶,蓝溪阁门口就吵得人无法继续入睡。好在喻文州本就浅眠,听到嘈杂的声音也不恼,披了一件外褂就去开门。 

 "吱呀——"门开,外面的声音立马停止。四目相对。  

  "黄公子?"喻文州万万没想到伤员会是黄少天,还是被两个人压着来的。

  "哼!"黄少天扭过脸去不愿意说话,黄父倒是款款上前作揖,并笑着说:"喻大夫,这次怕是要麻烦你了。看住少天这浑小子,别让他再出门了。我想在大夫这里他也会收敛一些的。顺便治治这小子身上的伤。"  

  "爹——"黄少天用长长的拖音以示不满,还没等到下一句话出口,黄父一道凌厉的目光飞来,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周围空气温度骤降。 

  "不许废话!"黄父一声厉喝,黄少天不敢再说话。接着黄父又交给喻文州一个精贵的小盒子以及一些名贵药材,将喻文州拉到一边耳语:"这小子经常背着府里人出门瞎晃,还跟人打架!要不是这次伤在脸上我们这会都还被蒙在鼓里呢!这小子怕大夫,文州你管管他,别让他出门乱跑。他的伤...要是他不抵触的话你就给他治治吧,也别强求啊。唉。"说着自己叹气。  

  可怜天下父母心,明明想要关心自己的儿女,未料到自己永远是最晚知道事件真相的。  

  喻文州挥别黄父,几个壮汉留在了蓝溪阁院外,大概是监护黄少天来的。黄少天瘪着嘴进了院落,靠在老槐树下生闷气。其实心里暗爽。 

  哈哈哈哈哈本剑圣真是机智无比,本来以为这次要被发现了结果送进了蓝溪阁。这个喻文州不像想象中的大夫那样讨厌,况且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怎能拦的住我?我靠背上有点疼,没想到区区南疆落跑到中原的忍者还挺厉害。唉又得找叶修那个嘴不饶人的家伙了好烦啊...... 

  喻文州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当然不会放过伤口牵扯起的异样神情。

金丝雀许久未见主人自然很是高兴,飞到黄少天肩头。 

黄少天先是激动地叫了一声"小九"紧接着嘶了一声。连忙侧头看喻文州的表情,希望他不要过来询问。

  喻文州朝黄少天一笑,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走上前逗了逗小九,让它飞回笼子里。

 "怎么可能!"黄少天惊呼,"小九怎么会这么听你的话!?" 

喻文州笑笑,说:"我师父曾经养过鸟,我也跟着学了一阵。外面凉,黄公子还是进屋吧。" "哦。"黄少天难得言简意赅,喻文州再温和再可亲,他还是个大夫,还是个人。是个人就得防着,尤其是大夫这个堪称人面兽心的职业。 

  这一天喻文州随意的跟黄少天闲聊,黄少天都是一副懒懒的样子,时而干脆不回答。他趁喻文州去煎药的时候传信给叶修,让他晚点送药到蓝溪阁来。晚饭吃了几口,不得不说喻文州做菜十分可口,但是他没什么胃口,有点晕晕乎乎的。

 喻文州的担心藏在眼里,表面还是笑眯眯的给黄少天夹一些清淡的菜。他在菜里放了有利于调养的药材,都是之前各地收集来的,此时用起来毫不吝惜,因为对面做的是黄少天啊。 

  黄少天小声的说了句"吃完了"就准备去休息,站起来却眼前一黑,晕过去。喻文州在他倒地之前接住了他。大概是碰到了伤口,黄少天皱着眉无意识地喊疼。喻文州在他的额头探了探,烧得很热。 

  深深叹气,横抱起黄少天安置在了自己的床上,细心的盖好被褥。 

  叶修确实带了药来,但不像以往在黄家见黄少天时躲在树上,这次他直接进了蓝溪阁内堂。 

  "好久不见啊,喻文州。"叶修漫不经心的跟喻文州打招呼。 

  喻文州眼神一凛,脚步轻移间已经到了叶修面前。 "叶修,少天是怎么回事?这次伤得这么重,在微草城到底发生了什么?"喻文州神色紧张。他和叶修是老朋友了,经常听叶修说起同门的黄少天,姿质聪颖,天赋禀义,话特别多。刚开始知道他是瞒着家人偷偷修行的时候喻文州十分震惊,这其中艰苦想必超过寻常人不知多少倍,然而黄少天的滔滔不绝里没有一声的抱怨。后来喻文州渐渐不自觉的关注起这个少年,久而久之,这份关心成了一种深刻的感情,谁也说不清这其中的奥妙。 

  叶修叹气,娓娓道来。"王杰希受命让城,少天看不过,就在微草城跟王杰希打了一场。本来是一场一对一的决斗,结果王杰希被政事逼得心力交瘁,率先败阵,倒在一边。他的养子恰巧路过,没认出黄少天追着他打成重伤,回来路上又被一个忍者埋伏。当时我在霸图不知道他自己去单挑王杰希,没能拦住他。" 

  喻文州一言不发,只是收下叶修带来的药材。转身煎药去了。

  叶修进里屋看了看黄少天,沉默着离开了。还有事他必须得去处理。 

黄少天悠悠转醒的时候还在夜中,哑着嗓子要喝水。喻文州扶着他喂水,又轻声说:"少天,把药喝了吧。" 

黄少天听到药猛然惊醒,自己现在住在大夫这里,危险系数极高。 

"苦,不喝。"黄少天本来想冷眼瞧喻文州,但是看着他那些准备好的台词又说不出来了,最后自己跟自己妥协,以苦为借口拒绝喝药。 

喻文州抿起嘴唇,接着开口:"堂堂剑圣'夜雨',难道害怕一个小小的大夫?" 

黄少天凌厉的目光划过,一翻身扣住喻文州的手腕,用暗藏的锐器抵住喻文州的脖子,摸到喻文州脉相的时候又是一惊。"你会武功?"他的剑眉锁起,瞪着喻文州,"你怎么知道我是'夜雨'?你到底是谁?" 

喻文州叹气,说:"我只是一个大夫。我认识叶修,所以多少知道一点什么。" 看黄少天还是有点绷紧着神经,他又接着说:"少天,医者父母心,我想治好你,喝了这药吧,叶修送来的药材也在里面了。" 

黄少天又坐回床上,安静的喝完了药。顿了一会,他说:"你别拦我。" 

喻文州当然知道他所指之事,点头说:"好,我不拦你。" 

悉心照料下黄少天渐渐恢复,两人的关系也逐渐好起来,大概可以称得上是另一种层面上的生死之交了吧。

黄少天在蓝溪阁过的很惬意,天天有大厨喻文州做菜,菜色齐全,讲究搭配,黄少天不止一次的感慨说喻文州你窝在这城郊做大夫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这么好的手艺集市附近开多少个酒楼都没有问题。 

喻文州答不做大夫,如何在你受伤时为你疗伤?一下子堵住黄少天的伶牙俐齿。 

叶修没有再来,黄少天传过去的书信也不见回复。黄少天心里有点急,不知道这微草城是让出去了还是没有,在蓝溪阁的日子固然赛果活神仙,但是没有消息来源总归让人烦躁。他又不敢去问喻文州,一是不知道喻文州会不会回答,再者他想悄悄离开,不想被喻文州发现。 

要是这次国家安定了,我干脆搬来蓝溪阁住好了。他时常这么想。也问过喻文州乐不乐意多收养一只鸟一个食客,喻文州笑得毫无压力,说没问题,养得起。 

半个月后。 是时候了。黄少天想。

这天晚上他缠着喻文州跟他拜把子做兄弟。喻文州只是微笑,然后摇头,并不答应。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袖子不放,说:"为什么啊文州!跟我拜把子不行吗!不行吗?你看你出门还可以用剑圣这个称号罩着,而且我们是兄弟的话关系不就更铁了吗!你一句话我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也是可以的啊,不,绝对没问题的!"」

 "少天,"喻文州摸着黄少天的脑袋,"我不要你为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不想和你拜把子是因为,我不想和你成为兄弟。" 

黄少天听到这话气地一下打开喻文州的手,哼道:"怎么大夫就看不起江湖人啊!我也没想给你添麻烦,只是被老爹送过来我也没办法。你要是嫌我烦为何不早说,现在暴露出来,果然大夫都不是什么好人!" 

"少天,我喜欢你。我想成为你的爱人,而不是兄弟。"突如其来的告白,喻文州笑的人畜无害,而那也是最真实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少天,我不奢望你现在答复我。今天就好好休息吧。"说着又摸了摸黄少天的头,离开了客房。

 黄少天坐在原处,呆呆的,一动不动。 

第二日蓝溪阁已没有了黄少天的身影。喻文州看着仍然活泼的金丝雀苦笑,他知道少天要走,要跟他拜把子也是为了让他安心。其实时机还未到,昨天那番话本不该说,可是喻文州怕黄少天这一去,不会再回来。这话还是说出口了。

 从什么时候起,关注的都是你。想着你爱吃的菜,喜欢的玩物,生动的表情,接连不断的话语。喻文州觉得这二十几年来的生命被这半个月填的满满的,光是想着黄少天,时间就不会有机会让人空虚。


 黄少天再次出现的时候满身是血,喻文州小心的帮他处理好。

黄少天睁着眼睛盯着他看,然后伸出一只手,从喻文州的额头一路滑下,经过鼻梁,在嘴唇上打了个圈,最后停在喉骨。 黄少天说:"文州,我杀人的时候一直在想你。国局稳定啦,我也不想在干了,沾满鲜血的日子过的好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非常的快乐。" 

"关于你之前的话,我现在答复还来得及吗?" 喻文州笑,说:"当然来得及。" 

黄少天也笑了,特阳光的那种,他说:"我也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你啊文州!" 

两个人笑做一团。大概是扯到了伤口,黄少天说背疼,喻文州小心的褪下黄少天的衣服,检查背上的伤口。其实黄少天没受什么大伤,这次他出去时叶修已经联合霸图和虚空,加上喻文州的帮忙,将暗中潜入中原的南疆人打退,又在朝堂上打击了反派的气焰。黄少天也就是出去收了个尾。身上的血?那都是别人的。

 可是喻文州还是心疼,之前黄少天留在背上的伤口一道一道的,狰狞的可怕。 

喻文州轻轻的吻着那些伤口,从上而下,顺便连黄少天的皮肤一起扫过,一直到尾巴骨。黄少天忍不住抖了一下,转头和喻文州对视,然后沦陷在喻文州的微笑里,还有那缠绵深情的亲吻。

 看到这一幕,金丝雀化作人形,长得和黄少天几乎一样,只是少了那颗痣。他笑着转头,说:"我的任务完成了,文州。" 

老槐树下渐渐出现一个身影,竟也和喻文州一模一样。这个"文州"笑着牵起金丝雀的手,吻了吻他的嘴唇。 

"走吧,少天,接着是下一对喻黄。" 

他们牵着手,消失在满天星光里。 



END
唔似乎ooc了
最后金丝雀化作人形是突然想到的,感觉自己脑洞好大 23333
感谢观看

评论(2)
热度(12)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