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成其事

#写得太欢了然后OOC了
知识青年喻文州x临时推销员黄少天「虽说这个设定都没怎么用上」

 喻文州正解着一道数学题,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搁下笔,起身到门口,良好的警戒意识让他没有立刻开门,他淡淡的问:“请问哪位?” 

“您好!我是蓝雨公司的临时员工!今天拜访您是想了解一下您是不是需要我们公司最新的产品——蓝雨净水器!”外面的声音响亮,语速虽快但咬字十分清晰。 

“不用了,谢谢。”喻文州已经转身准备回去继续攻坚克难干数学,外面的声音却不放过他。

 “喻先生,您先别忙着拒绝!这次的产品真的非常有趣,连我这个编外人员都被吸引了,所以跑来做这次的推销。您可以开门看一下这次产品的样式,跟市面上那些方盒子完全不一样!啊,要是您不想开门的话,我可以介绍一下它的具体功能,现在市场上发售的最高端的净水器跟它完全无法相俾倪......” 

外面的声音继续滔滔不绝,喻文州无奈,打开了门。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很随意,发色很浅,不知是不是染过,脸上带着非常阳光的笑容。总之和平日见到的推销员不太一样。 

"诶喻先生...您真年轻。"

 "我爸不在家,进来坐吧。"喻文州朝外面的年轻少年微笑。

 "诶诶好的。我叫黄少天,喻先生不在啊,那你是喻公子?" 

喻文州被这文绉绉称呼逗乐了,他笑着给黄少天拿出一双拖鞋,说:"叫我喻文州就好。" 

"好的没问题!喻文州。真是个好名字!"黄少天忍不住感叹,顺便打量了一下喻文州。看那边叠起的作业,应该跟自己一样是一个学生吧?深紫色的衬衫,袖口卷起,黑色的西装裤,现在的学生会这么穿吗?不过好合适啊,要评价的话就是帅的惨绝人寰,堪称新时代少女杀手。中分,短发,很干净。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黄少天感觉自己好像是沦陷了。 

呸沦陷个屁!都是男人!冷静黄少!这是看见美丽事物的正常反应!冷静! 黄少天这么安慰自己。

 "喝茶吗?红茶还是绿茶?咖啡也有。"门口回廊旁边就是厨房,喻文州走进去,露出一个头笑着问。

 黄少天紧张的一咽口水,非常破坏气氛得问:"有可乐吗?" 

喻文州也不生气,从冰箱里拿出一听百事,说:"只有冰镇的,可以吗?"

 "没问题!谢谢你啊喻文州!"黄少天连连摆手,本来跑到别人家里推销就有点不礼貌了,自己还特别作死的要喝可乐,幸好喻文州没有露出讨厌的表情,不过估计这次推销就算是泡汤了。不过天气这么热,除了可乐啥也不喝不下去啊。

 说来也巧,魏琛本来今天没什么事,是要自己过来谈这笔生意的。但是突然接到电话被拉过去相亲,黄少天在旁边笑岔了气,然后就被拉过来做了一次苦力。"我还没成年啊魏老大!雇佣童工可是触犯劳动法的!" 

"瞎扯淡,你以为十六岁蛋糕谁给你买的?"魏琛一瞪眼,一个毛栗子敲下。黄少天不说话了。 

我就像个安静的美男子,世间的苦我都承受着。oh~ 不说话的黄少天在内心默默地唱。 

"你多大了?"喻文州坐在沙发上,随意的和黄少天闲聊,那一堆数学题暂时就当它们是无解的吧,至少他们不如眼前这个少年有趣。 

"我十七,还在上学。今天被我叔叔拉出来做苦力,不然现在正在家里玩荣耀呢。哦荣耀,一款网游,挺好玩的!"黄少天一口可乐下去差不多忘记今天自己来干嘛的,开始自报家门。 

"我也玩荣耀。"喻文州勾起唇角,他平日看上去一副好学生的架势,班里男生都不怎么跟他聊游戏。毕竟喻文州也处在年轻气盛的时光,没有人跟他聊游戏还是比较寂寞的,这下一个聊天对象送上门来,喻文州立马切入要害。 

两人志同道合,相见恨晚,跑到楼上开电脑组了个队杀竞技场。一个术士一个剑客,杀的其他队伍节节败退,黄少天大呼过瘾,特别自然的和喻文州击掌结誓,约定以后常常组队。

 其实他们的缺陷都很明显,只是一个人的长补上了另一个人的短,所以此刻战无不胜。 

和朋友玩游戏的时间总是飞快,不知觉间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黄少天一拍脑袋说完了,还没做饭,晚上只能破费下馆子了。喻文州微微一笑,说:"在我家吃吧,我爸妈都不回来,我去做饭。"黄少天激动的跳起来然后冲过去抱了喻文州一笑,表扬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大好人。

 喻文州不大习惯跟人有身体接触,愣了一下,看黄少天一派坦然的样子,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他比黄少天高上一些,很自然的摸了摸黄少天的头,说:"看会电视,等我一会。" "好的!"黄少天瞅上去干劲十足,等喻文州走后坐在沙发上捂住了脸。 

擦我居然不自觉得就冲上去抱了他!!!他还摸我头!我的妈呀我们真的是初次见面吗?!为啥关系好成这样!尼玛头和耳朵和脸都好热为啥为啥为啥!卧槽喻文州好会做饭好想嫁...... 可怜的净水器连出场机会都没有捞到。 

再次见面的时候黄少天是跟着魏琛来的,魏琛跟喻父聊业务,黄少天在喻父微笑的打发之下到楼上去找喻文州玩。喻文州坐在书房里,带着耳机,很认真的写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黄少天的到来。黄少天站在他身后瞧了一会,不出声。喻文州的字很清秀,就像他的人,透着一股书卷的儒雅气。黄少天回味着自己的狂草,自行惭愧。

 “少天?你怎么来了?”喻文州注意到投下的阴影,转头就看到黄少天站在身后出神。

 “哦我跟我叔叔来的。诶对了!文州你上次怎么不告诉我你爸爸就是蓝雨的经理啊!害得我上次还准备了一大段说辞......幸好你爸爸不在家不然丢脸丢大了!”黄少天一拍手,上次回去魏琛就笑眯眯的看着他问他怎么样有没有学到什么。黄少天老实交代跟喻文州打了一下午荣耀被魏琛鄙视了一把,接着有探讨起术士跟剑客无限的可能性来。别看魏琛这样,他也是荣耀的死忠。然后这次就把黄少天一起带过来了,美约其名加深推销技术学习,结果喻父和魏琛根本就是上下属关系,喻父一个微笑就将这个临时推销员交给了喻文州。倒不是不想交给他什么技能,只是因为他和魏琛有大事要谈,小孩子在场确实不是很方便。更何况不怎么和人十分亲密的喻文州多次提起了黄少天,喻父自然认为两人关系极好。那么顺水推舟,就由他们闹去。 

而两人在一起,自然是畅谈,上至宇宙飞船何时跨出银河系,下到深海五万里有何奥秘,当然最多的话题还是有关荣耀,多数是黄少天讲,喻文州听,并且适时发表高见。如此这般进行了很多回,因为魏琛来了很多回。大家已经熟得不能再熟,连黄少天是个孤儿的事喻文州都知道到了。

 喻父喻母非常关心黄少天,大概把他认作是魏琛的接班人,喻父多次在魏琛面前夸黄少天,说他的未来不可限量。所以当喻家父母出差时,很自然的把黄少天留在家里,和喻文州好好的"培养感情"。 

"培养感情......"黄少天听到魏琛的措词无语了好一会,也就欣然接受了。反正跟喻文州呆在一起这么开心,为了培养下任接班人之间的契合度这种商业性质明显的目的,也就无所谓了。

 黄少天就带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和一些课本,十分哈皮的住进了喻文州家。 

"少天,客房整理好了,你住在那里行吗?"喻文州接过黄少天手中的行李, 问道。 

"诶,行啊。"黄少天的亢奋被削减,他原以为可以和喻文州睡在一间房里大聊特聊,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当然如果少天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睡。我的床是双人床,不用担心睡不下。"喻文州看出他的不自在,笑着说。 

''好的!文州么么哒!"黄少天作势要啵一口。 喻文州没有像往常那样跟着偏头然后笑说"少天别闹。"他没有动,只是安静地站着。黄少天一看不对,自己收回来尴尬的摸头笑笑。 

"先玩一会吧,我做好饭叫你。"喻文州放好他的行李,进了厨房。 

喻文州是不是有点...失落?黄少天怔住,想了一会自己摇头。应该不会的,嗯。 

晚上闹到很晚,12点了才刚刚开始洗澡,黄少天躺在喻文州床上,趁他不在埋在枕头里深呼吸。 

呼——喻文州的味道。夹杂着一点檀香,但就像他的人一样,味道也是那么干净。黄少天迷迷糊糊的,坐在地毯上,抱着枕头,靠着床边睡着了。喻文州洗澡出来没穿上衣,一条毛巾挂在脖子里,白日里的儒雅此刻化作禁欲的味道,随着发丝上的水滴一路滑下。 

喻文州只是出来拿个吹风机,看到黄少天就这么睡了,不禁莞尔。

 "少天,醒醒。洗完澡到被子里睡,会感冒的。"喻文州叫了几声,不管用。他蹲下去碰碰黄少天的手臂,看着坐在地上的人皱眉,然后笑着把手伸到黄少天的脖子那里轻轻的挠。 

"嗯..."黄少天感到痒无意识的蹭了蹭,睁开眼看到喻文州满脸笑容近距离出现在眼前,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正过脑袋,说:"文州你洗完了啊。不好意思有点困就睡着了,我这就去洗。诶你怎么不穿上衣?难道文州你有这种癖好吗!"黄少天立马清醒,仿佛看到八卦在向他招手,眼睛闪光。

 喻文州收回手,淡定地说:"没有,出来拿吹风机罢了。"

 "噢这样啊...那我去洗澡了!等我出来再跟你聊~"黄少天瞄了一眼喻文州的上身,飞也似的冲进了浴室。

 "我还没吹头发..."喻文州看他窘迫的样子,有点无奈,但更多的还是高兴。 

是什么时候开始就注意他了呢?喻文州想。是他讲到身世时眼睛还有不屈的光时,还是玩荣耀的时候露出笑时?抑或是最开始,他站在门口,端着蓝雨净水器的时候呢?喻文州拿出抽屉里的吹风机,笑着摇摇头。不管什么时候吧,总之现在很喜欢他就对了。

 "少天,我进来吹个头发,可以吗?"喻文州敲敲门。

 "等下!"黄少天快被吓死了,他疑惑为什么要进来吹头发,转头看到喻文州的衣服还叠在浴室里,而且外面的插头好像都被手机霸占了。于是三下五除二拖完内裤,躲进淋浴间朝外面吼了一句"进来吧!"立马打开喷头。 

喻文州进来,黄少天惊呼。尼玛太急了开成了冷水!擦!

 喻文州拉门,将黄少天拉到怀里着急问道:"怎么了?没事吧?" 

黄少天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他赤条条的,喻文州也没穿上衣,喻文州一个动作让两人贴在一起,姿势尴尬。 

前面还冲着冷水,黄少天非常没用的,硬了。

 "呃没事...开成冷水了。"黄少天想遮掩一下自己的窘境,没敢再动,希望喻文州不要发现。

 "没事就好。"喻文州扶着黄少天关掉了喷头,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天,看到挺起的那玩意,笑了。恶作剧似的环着黄少天,在他耳朵边上吐息。 "下面,需要帮忙吗?" 

黄少天一哆嗦,一种刺激从左耳开始流遍全身。他脸红的像猴子屁股。

 然后他说:"好,文州,你帮我弄。"他的意识完全是清醒的,他想反正高中男生让要好的朋友帮自己自慰也是很正常的,就顺着喻文州的话接了下来。 

喻文州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轻轻叹气,说:"嗯少天,你等一下。"喻文州拿起自己的衣服给他,"先穿上,会着凉的。"黄少天乖乖套上T恤,喻文州像刚才那样环着他,一只手摸到了下面。

 喻文州的手有些冰凉,但刺激更甚,黄少天倒吸一口气,被人碰到那玩意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倾,却和喻文州更加紧密地接触。

喻文州的手动起来,不住的抚摸,拇指有意无意的划过前端。黄少天身子一麻,靠在喻文州怀里任他摆布。

 喻文州包住它开始前后滑动,空气里回荡着皮肤猛烈摩擦的声音。黄少天咬着嘴唇努力不发出声音,而这份努力在喻文州一句"没关系少天,叫出来吧。"之后功亏一篑,他因陌生的感觉轻轻呻吟,浴室回荡之下又是另一番风景。 

明明和平常自己做区别不大,为何感觉那么舒服?黄少天意识短暂消失的前一秒这么想。 

作为回报黄少天也替喻文州解决了一下。然后分别又洗了一次澡。 


黄少天缩在床的角落无比尴尬,喻文州挪过去,拍拍他的背,明显感到他一抖。然后黄少天就想起身,他说:"啊文州我还是睡客房吧,我睡姿不好怕挤着你。"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的手臂不让他动,盯着他的后脑勺说:"少天,我喜欢你。" 

黄少天沉默了半晌,转过身来。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睛,说:"我睡姿真的不好。以前还把我叔叔踹下去过。" 

喻文州笑,说:"没关系,你要是把我踹下去了我就在爬上来。" 

然后黄少天就不说话了,闭上了眼睛。时间久的喻文州都以为他睡了。这时候黄少天睁开眼睛说:"文州,我也喜欢你。" 

喻文州笑意更浓,凑过去抱着黄少天的腰,开始一个和他形象不符的激烈的亲吻。黄少天回应,直到肺部接受不到新鲜空气。

他明显的感觉到大腿内侧抵上了一个异物,喻文州微笑着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说:"在帮我一次,好么,少天。"

 "嗯。"黄少天也笑。

 此刻良宵,更待何人说。

评论(7)
热度(13)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