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桃花镜像

"叶修我跟你讲,最近学妹都不怎么来找我玩了,肯定是那帮新生!我是不是得考虑一下什么方案改变一下形象?你说去染个头发怎么样?我觉得这主意不错诶,老叶你怎么看?"黄少天戳着草莓冰沙,朝着对面倚在沙发上的叶修进行一连串的询问。
"要这么多学妹干嘛,当gay蜜啊。"叶修靠的浑身不舒服干脆躺了下去,正巧避过黄少天的枕头攻击。
"卧槽叶修你节操呢?这种话是随便乱说的吗!我可是正常直男!直男懂吗!想你这种弯的一定不懂世界上仅存的不多的数量极少的直男的感受!"黄少天瞬间炸毛。
"呵呵。"叶修的声音从沙发上传来,六分嘲讽三分无奈,还有一分看破世事了然于胸的对黄少天的关心。
"笑p啊!"黄少天简短的回了一句,再没声音,郁闷的抱着玉米枕头,端着草莓冰沙窝在沙发里吹泡泡。
叶修笑的没错,两个人朋友了这么多年,一直是处于嘴炮模式。叶修功力高深,有时候无声胜有声,一句"呵呵"不战而胜。黄少天现在也在思考,自己到底是个直的还是个弯的。这一切烦恼的起因,只是因为在百度百科上看到了一个叫喻文州的设计师的资料。
那句歌词怎么唱的来着?只是因为在人群众多看了你一眼,从此再没忘掉你容颜。黄少天自嘲的笑笑,我还要没有没有格调,在百度百科上望了一眼就忘不掉了是个什么事?这也是因为爱情?还是新时代网络便利之后产生的高科技爱情?
什么鬼!黄少天被自己气地连喜欢的草莓冰沙也不要了,砰的一生砸在桌上。幸好店里没什么人,不然大概要纷纷侧目了。
"唉。"叶修叹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爬起来,说:"走吧,带你去镜像。"
"卧槽真的?那里不是只有会员才能进的吗?老叶你是会员!尼玛开挂了吧卧槽卧槽卧槽!你说我就穿这个去行不行啊,会不会显得太轻浮?"黄少天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问题炮轰似的轰向叶修。
"废话这么多,小心人家把你赶出来。蓝河在那帮忙。"叶修套上灰色呢大衣,摸出打火机。
"停停停!还在店里呢!慢点抽。话说你这个抽法,你家蓝河受得了啊?"黄少天挡了挡叶修的手,有点嫌弃他。
"还行吧,反正时间也不多了。"叶修放下打火机,轻松的朝方锐一挥手,"点心大大,走了啊。"
方锐放下手中的杂志,抬眼,挥手:"拜拜。"然后继续低下头看他的杂志。
"点心怎么了?打招呼这么不走心?"黄少天有点在意,多看了方锐两眼,转头问叶修。叶修观察力敏锐,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当然除了自己的事情以外。他走出店门,点烟,吐气。缓缓开口:"林敬言大概不干了。"
"为什么,模特这一行不是不错么?老林干的也挺好啊。"黄少天愣了一会,又追问。
"哦我明白了。"还没等叶修回答他自己已经发现了,跟学校是一样的,新人多,颜值高,条件好,老一辈的自然就被推翻了。这个世界的道理无非就是这样,残酷冷漠,一点温情的没有。
黄少天本身不是容易伤感的人,但是这回也默默无语,为了林敬言,为了叶修,或者为了自己。
两人坐上出租,叶修在车上闭着眼睛打瞌睡。出租车司机频频回头,黄少天在出神也没注意。快下车的时候叶修醒了,问司机多少钱,司机咧开嘴笑,憨态可掬。
"不要钱不要钱,您是叶神吧?好久没看见你了啊,能不能要个签名呢?"隔着玻璃窗黄少天都能看到一股狗腿样的笑脸,还有莫名其妙背景里冒出的粉红泡泡。叶修一愣,然后自然的在二十块人民币上签了一个叶修递过去,"谢谢师傅啊,再见。"
"啧啧老叶,坦白从宽,为什么这么嘲讽。"下了车黄少天打趣到。
"非我嘲讽,是这个世界太过温柔。"叶修笑。没想到退隐了三年之后还有人记得当年。他总是想不过三部电影而已,没想到这三部电影直接将他推送上一个事业巅峰,那时候的鲜花掌声都是送给他一个人的。只可惜...唉。叶修心里叹了一口气。
"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心在痛泪在流~"黄少天开了唱腔,准备来上那么几段。叶修斜眼看他,说:"你确定要继续唱?镜像就在前面。"
"我去!都没个招牌吗?"黄少天窘迫万分,一想到就要见到喻文州了心里小鹿乱撞,又怕自己现在不体面啪啦啪啦整理着装。
"又不是去年相亲。"叶修停下脚步看他,嘴不饶人,眼神却很温和。黄少天就像叶秋一样,对于叶修来说属性就是有事没事需要照顾的弟弟。
"滚蛋你!"
"你确定要一个人进去?喻文州就在门口。"
"擦!"黄少天转头,看到一身暗紫色休闲西装的喻文州,两手垂在身侧,正看着黄少天和叶修微笑。
比百度百科上的照片帅多了。黄少天这么想。然后如怀春少女般低下了头,不过怀春少女都是红着脸低头,黄少天低下头,脸黑了。"老叶你怎么不早说!形象全无啊擦。"
"早说你还进去么?"叶修掐了烟,扔到垃圾桶里,拍拍黄少天的肩,"走吧。"
黄少天一言不发,低着头跟叶修走。
"欢迎,蓝河在里面。"喻文州微笑着为他们开了门,跟熟悉的叶修打招呼。
"他们派你来看门了?"叶修脱下外套交给喻文州,问道。
"迎接贵客嘛。"喻文州接过外套,不紧不慢的回答,又转头看向黄少天,说:"外套给我吧。"
"哦好。"黄少天被这贵族架势唬得一愣一愣的。镜像这家店在国内很有名,从发型设计到服装搭配,应有尽有。喻文州是这里的设计师,跟黄少天一样大,都是23岁。只不过黄少天还在读研,喻文州留学期间已经开始设计,法国回来之后就在镜像工作了。
店内装潢主要用的是深蓝,色调很暗,但转角之处点缀着鹅黄和浅蓝,沉默处又现出春风,让人很舒服。灯光柔和,衬得喻文州的眼神愈发的温柔。
叶修看了一眼愣神的黄少天,对喻文州说:"我去找蓝河了,这是黄少天,来染个头发。他交给你啦,喻文州。"说完就自顾自得去了后间。
"跟我来吧。"喻文州自己也脱下西装外套,黑色暗纹马甲,深紫色衬衫,手腕处带了一条檀木手链。
黄少天坐定,喻文州给他端了一杯茶,然后双手撑着椅子俯下身,在镜子里看着黄少天,轻声问:"要全染吗?染成什么颜色呢?"
靠的有点近,沾到了他的气息,浅浅的檀木香。黄少天闭上眼睛,声音放轻:"挑染吧,颜色随意。"他想和喻文州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只能沉默着。
"挑染啊...亚麻色可以吗?"喻文州摸了一下黄少天的头发,发丝很细很软,这样的发质适合浅一点的发色,亚麻是不错的选择。
黄少天感觉发梢都在颤抖,自己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出息呢黄少天!
"可以啊。"他故作镇定的喝了一口茶。
喻文州准备好工具认真的挑起一缕头发,细细的刷上漂白剂。黄少天看着镜子里的喻文州,认真专注,更舍不得破坏气氛跟喻文州搭话了。
"少天,可以这么叫你么?"喻文州突然抬起头,微笑的看着黄少天。
"没问题!"卧槽风雪中送温暖的喻文州!很少有人叫他少天,一般都是黄少黄少柯基柯基的,时而霸气侧漏,侧漏光了就得被看扁一回。喻文州的声音不高不低,很柔和,叫了一声少天简直苏哭。
"我认识你哦。"喻文州笑着继续手上的动作,黄少天却因为这话怔住。
认识我?怎么个认识法?百度百科嘛?怎么可能百度百科都没有黄少天的介绍,校园网倒是有人气校草前十名,黄少天的大名鼎鼎位居前线。那么喻文州是怎么认识自己的呢?通过叶修?噢大概就是了。叶修没有出卖我吧?黄少天心里百转千回,思绪万千,都忘记了接话。
"去年你在N大演讲的时候,我也在场。"喻文州用锡箔纸包好漂白的头发,再次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就这么跌进了他的温和又深邃的目光里。"哦那时候啊...你不是学设计的吗,怎么会去听经济系的演讲?"
"闲来无事就去了,了解市场也是一个设计师的分内职责嘛。"喻文州微笑,拿起水壶,又给黄少天加了一点热茶。
"诶好意外,我以为设计师都是经常窝在家里苦恼设计的,没想到还会出门听非专业的演讲啊。"气氛被带起来,黄少天总算能够好好说话了。
"少天讲得挺好的。设计师也会有这种时候,不过不会那么死板。"喻文州又开始手上的工作。
两个人就这么熟络起来,黄少天终于不是没有用嘴之地的顾客了,他和喻文州聊了很多东西,天南海北的。
终于到检验成果的时候,镜子里的黄少天还是那么阳光,头发被挑染成亚麻色,前面还有一缕淡粉,说实话黄少天平时不喜欢骚包的粉色,但是喻文州染得很淡,整体看上去很有精神。
"这次有个系列叫'桃花镜像',我觉得少天非常适合这样子的发色,就给你染了,没有关系吧?"
"没有没有,挺好看的。"黄少天对着镜子拨弄了几下额前的刘海,没注意喻文州在背后笑得更加温柔。
"那跟我来这边吧,试试'桃花镜像'系列的服装。"
"诶?我吗?不找些模特嘛?"黄少天有点惊讶,一般有名设计师的新作品不是都要办一个发布会啊什么的,然后请一些模特穿上衣服走走T台。
"对我来说,少天就是最好的模特了。"喻文州笑着,轻轻帮他把侧边滑下来的发丝加到耳朵后面。"来吧。"喻文州推着愣神的黄少天,走进了试衣间。
喻文州没有说的是:"这一组'桃花镜像',都是为你一个人设计的,少天。"

TBC
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脑洞,一不小心手术失败开大了。。。








评论(4)
热度(14)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