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桃花镜像 02

桃花镜像01 http://mufanfan.lofter.com/post/48376d_5f316cb 「啊手头没电脑没法改链接名了简直心塞到无可附加的地步

主线喻黄

本章叶蓝上线

黄少天拿着喻文州挑的衣服进了试衣间,心情忐忑。听说设计师最怕自己的心血被糟蹋,要是穿出去不合身可怎么办,喻文州岂不是会很难受?话说为什么会要我穿啊,这逻辑是不是有点不对?叶修很上镜,蓝河也很上镜,喻文州自己更加上镜,虽然自己长得也还行啦...黄少天思来想去没有个结果。神游这会衬衫都已经套上了,非常合身,简直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

试衣间也有穿衣镜,黄少天照了照镜子,突然明白为什么是他来试衣服了。

风格,色调,都是最适合黄少天的。炭灰色的衬衫,胸口口袋、领口、袖口各有一朵机绣的桃花。黑色的休闲西装裤,还有一双干净十足的短靴,后面镶着酒红的铆钉。上浅下深,一股不言而喻的自信从黄少天身上显露出来。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镜子拨弄两下刘海,开门走出去。

喻文州正和摄影师徐景熙聊着什么,一看到黄少天出来眼神飞快的上下一瞟,呼出一口气。还好,跟叶修要的尺寸都差不多。嗯...腰部可能还要再改一下,黄少天又瘦了些。喻文州轻轻的鼓起掌来,他走近黄少天,说:"非常适合你,少天。介意拍个照吗?"

"不介意不介意,文州你不嫌弃就好。现在拍嘛?在这里?那位是摄影师吧,你好~"黄少天也随着喻文州简单的叫起名字,又朝着后面的徐景熙摆手。徐景熙上前打招呼,三个人走进了摄影间。

叶修在走廊里看的真真切切,弯着嘴角,表示对喻文州的手段十分佩服。一下子就把平日里毛毛躁躁的黄少天制服,在努力一把估计就捏边搓圆各随其意了。他耸耸肩,转身悄悄的进了后面的房间。

第一次进来蓝河在做手工纸盒,现在仍在做。叶修看进度差不多了,干脆不避嫌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下巴定在他头上轻轻地摩挲。

"辛苦了。"叶修边蹭着蓝河的头发边说,在心疼起自己家蓝河的时候他从不吝惜词藻,但是这盒子又不是送给自己,这时候要是说什么甜言蜜语连叶修自己都讨厌,就想再给情敌助长威风似的,虽然这只是个假想情敌——因为这两盒子是要送给喻文州和黄少天的。

蓝河皱着眉头,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微微抬头吸了一口气。

"你又抽烟了?"蓝河显然有些不满。

"蓝河大大这么厉害,一下子就闻出来了啊。"叶修笑,也不离开,反而将蓝河抱得更紧。

"快要动手术了,还是少抽点吧。"蓝河叹气,继续手里的活计。叶修满口说着好,继续享受蓝河给的宠溺。

大家都明白,手术动完,烟就成了生命里永远的过客,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叶修退出演艺界,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叶修是黄少天学校里的教授,偶然出门采购生活用品被星探挖去演了一个系列的电影,名字叫《骨干》,共计三部。票房极高,这让他声名大噪。然而叶修毫不以为意,说不干就不干,小粉丝垂泪三千尺跪求见叶修一面,他却如同人间蒸发,其实是在医院呆了半年。检查之后有个良性肿瘤,大概是过度疲劳和长期吸烟导致的。叶修也就最近还能抽根烟想静静,然后再风里一脸嘲讽的对众人说"别问我静静是谁"了。

蓝河知道叶修为什么抽烟,大概也是对那事的一种怀念和愧疚方式,所以现在也不强硬的叫他停嘴。不过要是手术之后叶修还敢抽,那时候就得搓衣板伺候了。

"喻文州跟黄少天怎么样?"蓝河粘好最后一块檀木片,将手附上叶修停在腰间的手上。

"心脏出马你还担心什么?"叶修笑了,把玩着蓝河的指节。

"你不是强调了好多遍黄少天是个直的么,我担心喻文州受挫。"蓝河转过去,盯着叶修看。

"感情这种事,不是直和弯就能说清楚的。我追你之前,你不是也笃定自己是个直男么。"这是一句陈述句,说的蓝河哑口无言,叶修趁机在他干燥的唇上舔了一口,邪笑着说"味道真好"。蓝河鼓起双颊,拖着叶修让他坐好,然后自己跨坐在他身上,把头埋在他锁骨处。

"鸵鸟蓝河大大也很可爱的。"叶修抱着他,轻抚着蓝河的背。

"叶修你好烦。"蓝河无力的挣扎消散在弥漫着清新柠檬味的房间里,嘴上功夫是永远说不过叶修的,当然身体也是。不然也不会答应叶修的追求了。

蓝河想起来都觉得像场梦,脸颊烧烧的。


黄少天跟着进了摄影间,漫天的桃花。这是干脆把桃花运来种温室里了?这个天温室也能培育桃花嘛...黄少天瞬间觉得自己算什么研究生啊,孤陋寡闻,干脆找个地洞埋起来算了。

似是看出了黄少天的不解,喻文州解释道:"这株是仿真树,地上的花瓣半真半假吧,飘着的也是。"说着对着角落梯子上的郑轩喊了一句:"郑轩,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压力山大啊队长!你们赶紧的。"郑轩端正姿势,拿好一篮子桃花花瓣,准备撒。

"少天,轻松一点,照片不会用来商用的,只是试拍而已。"喻文州笑着帮黄少天整了整衬衫领子,拍拍他的肩让他放松。

"啊没拍过这种还真有点不习惯,文州你不跟我一起拍吗?"黄少天确实紧张,连话都少了。因为这架势,当然更多的原因是喻文州将看着自己摆出各种姿势拍照,这真的不是传说中的羞耻PLAY嘛?

喻文州眼神复杂,片刻又清明如初,他说那好,我去换身衣服。

他只设计,从来不做模特,这次提出邀请的对象是黄少天,于是欣然应邀。这次本是想循序渐进,没想到黄少天如此的主动。心思聪敏的他大概也不会料到黄少天是因为紧张所以才提出这样的请求。

都说陷入爱情的人看什么都是混沌,这句话对喻黄二人当然也适用,只不过一个先知先觉,另一个还懵懵懂懂,搞不清状况。

拍摄过程很成功,在喻文州循循善诱下黄少天放松下来,在镜头面前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喻文州站位稍靠后一点,像个忠诚守卫着公主的士兵——当然这个士兵还爱慕着公主。

徐景熙简直心疼队长,想追个人还要这么小心翼翼担惊受怕。于是他灵机一动,从道具箱里拿出一支含苞待放的桃花,一头让黄少天拿着,另一头连着喻文州,徐景熙干脆再来个"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伪装着对人物表情不满意在摄影相机前摇了摇头,一连霸道的喊:"诶喻队黄少,你们互相看,带点BL要素的那种!"

黄少天要是嘴里有水应该能喷一米五,他打了个哈哈,对喻文州说:"不愧是摄影师啊。"

喻文州看了徐景熙一眼,这家伙已经把脸埋在取景器那里了。他对黄少天笑笑,说:"挺个性的。"

"那咱们...试试?"

"好。"

试什么呀,明明都是本色出演。郑轩换了个位置撒花,正好听到他们的话。

本色出演的东西永远是最真的,黄少天勾人的桃花眼慑进了喻文州的心魂,反过来黄少天已经醉倒在喻文州深邃如酒的目光里了。


黄少天出了一身汗,和喻文州一起进了澡间。啊当然是分开的,镜像还是很注意保护员工个人隐私的。

热水打在黄少天脸上,他却不管不顾。脸上烧灼着,不知是热的还是在脸红,只觉得今天非常不可思议,大概二十三年来的遗留下来没用的好运气都在今天用光了吧,要不怎么会和喻文州,这个黄少天第一次见却念想了好久的设计师如此的亲密。

世界真奇妙。黄少天觉得连脚指甲都在兴奋起舞。

出去吹干了头发,换回自己的衣服,差不多就是告别的时候了。黄少天想,反正人生好聚好散嘛,这种运气聚集到一起使用的办法自己也不会那就不强求了。至少今天见到了喻文州本人,他还帮自己染了头发,还一起拍了照。回去还是可以抱着百度百科的照片舔屏,想着喻文州真人傻笑。值了,别奢望太多啊,黄少天。

"少天,照片印出来之后我会送过来的,镜像也随时欢迎你过来完。"喻文州笑着伸出手。

"不用麻烦啦,我不一定要照片的,镜像我会再来的,到时候出现频率太高可别嫌我烦啊哈哈。"黄少天爽朗的握住了喻文州的手,摇了两摇。

"没关系,不麻烦。不会有人嫌你烦的,倒不如说大家都很想见你。"喻文州松开手,回头看众人。

"是啊是啊,黄少天一定多来玩~"众人抢着附和,他们都挺喜欢黄少天这个阳光的青年的。

"文州你呢,不会嫌弃我吧?"黄少天打趣地问道。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温柔笑道:"怎么会,倒不如说我是最欢迎你的。"

"再见,文州。"

"再见,少天。"

黄少天拖着跟蓝河惜别完的叶修逃跑似的钻进了叫好的出租。

叶修看着黄少天红扑扑的脸,笑。

明明爱上了,自己还不知道。看来是道难题啊,喻文州。


TBC

写个4-5章就结束吧

下章应该林方上线了

欢迎扯脑洞~

评论(3)
热度(16)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