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桃花镜像 03

照例没有电脑qwq 01http://mufanfan.lofter.com/post/48376d_5f316cb

02 http://mufanfan.lofter.com/post/48376d_5f76c38

林方上线,叶蓝隐身下章在线。

黄少天直接回了宿舍,晚饭也没顾得上吃,随手打电话叫宋晓帮他带了份外卖。回到宿舍就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吓得李远一愣一愣的,好半天小心的问了一句:"黄少?没事吧?"

"哦哦李远你在啊我没注意。我没事我精神着呢能有什么事!非说有事那也确实有点...我跟你讲我今天看见喻文州了,然后我们一起......"黄少天手舞足蹈的把自己和喻文州见面过程描述了一遍。李远苦着个脸嚼肉蒲,心想早知道就不问了,小说还没看完呢。

"黄少准备什么时候去表白?"李远截断了黄少天的下一句话,自然地问道。

"啊表白?为什么要表白?李远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对喻文州,那是非常单纯纯粹的敬仰,还有对他作品的欣赏,不是那种方面的感情啦!"黄少天着急的辩解,虽然露说了一条喜欢喻文州的气质和身材和脸和微笑,但是还是忙着还自己一个身为直男的清白。

"诶?"李远感觉自己有点傻逼了,他顿了顿又接口,"这不是喜欢吗?但是我看你的表情好像挺...呃...沉醉的。"

"你看见苏沐橙会不会两眼发光头脑发热口干舌燥扭扭捏捏?就是那种感觉。"

李远看黄少天继续抱着枕头刷起微博,干脆的不再搭理自己。心里憋着一句话没说出来:苏沐橙是大众女神没错啊,但是那一堆形容词是用来形容一个人看见暗恋对象的啊。算了算了,李远甩头发,看小说。

黄少天发了一条微博:今儿个老百姓,真呀么真高兴~

方锐秒赞,一看就知道是在店里快闷出了翔,黄少天回复方锐评论的黑脸坠泪欲泣表情,简单明了的补刀:距离十点还有三个半小时零四十五秒。

十点,是咖啡店关门的时间。方锐今天全班,从上午9点开始坐着,已经快感觉不到屁股的存在了。他愤怒的抄起黄金右手对黄少天进行了一排doge脸轰炸,然后扔下手机,准备给自己泡杯拿铁。

说来也怪,好久之前和林敬言一起工作的时候发现他爱喝拿铁,然后自己也喜欢上了这种味道。甜而不腻,滑而不厌。对了,就像林敬言这个人一样,温润如玉。只可惜,他似乎是不打算再做模特了。

方锐想着今天杂志上看到的专题,叫"黑色礼貌"。整场模特都用的是林敬言,结尾处有在黑色一行小字:感谢Mr.Lin最后一次出镜。这大概是业界对林敬言一直以来的认真工作的一种感谢方式。也不知道他之后会去做什么,还会回这里吗?方锐手一抖,咖啡粉撒出了杯子。

真是不敬业的waiter,跟林敬言一点都不像。方锐自嘲的笑。

门口的铃铛响动,方锐放下还没来得及动一口的拿铁,转身笑脸迎接来客,心里却打着小九九:哪个天杀的打扰我喝咖啡!如果是漂亮妹子就算了,如果是奇葩的话方爷巴豆伺候!

风雨飘摇,身形有些猥琐的店小二给上好的女儿红里勾了点水,脸上扯着笑,偷瞄了一眼堂中坐着的彪形大汉,从怀里摸出一包巴豆粉,轻轻的撒进去,然后又搅了搅。店小二身形轻飘飘的就给客人送上了酒。咳咳,当然这只是方锐的脑内幻想。来的人既不是漂亮妹子,也不是奇葩,更不是彪形大汉,而是今天下午才在杂志上见过的,林敬言。

"一杯拿铁,不加糖。"林敬言微笑着摘下帽子,坐上吧台。

方锐扁扁嘴,把自己的那一杯端了上去,说:"刚做的,没喝过。小半勺奶精,不加糖。"

"谢谢。"林敬言接过,喝了一口,果然是方锐泡的,特香。

"你怎么带起眼镜了?"方锐看看一年未见的林敬言,脸颊比之前更加消瘦,不过变化最大的,还是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

"平光的,好看么?"林敬言摸了摸鼻子,这是他的小动作,有点害羞的时候他就会摸鼻子。

方锐盯着林敬言的手,感慨着林大大一点都没变,还是当年的样子。但是嘴上不饶人,嘟囔了一句:"有点像斯文败类。"

林敬言笑着伸手敲了一下方锐的脑袋,说:"我可不是一肚子男娼女盗的人。"

"你上次嫖我你忘了?"方锐挑着眉毛。去年四月有个人从国外偷偷溜回来找方锐倾吐当模特真累,新人好猛有点受不住,然后大醉。方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搬回自己租得公寓,林敬言这个人不耍酒性,就是趁机把方锐吃干抹尽了而已。

结果第二天这个嫖客就留了个纸条跑了。

"那我也是只嫖你一个人的嫖客。"林敬言一本正经的说着非常低俗的话,幸好听的人是方锐。

"方锐,我不走了。"林敬言推了推眼镜,严肃道。

"我该接一句你得负责,还是,跪求包养?"方锐冷笑,纸条他都留着,一句等我回来就骗了他一年的大好青春。看着小伙伴和自己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牵着小手哼着小曲在马路上跳来跳去,方锐不可谓不羡慕,只是他喜欢林敬言,所以他甘愿等,哪怕是没有确切时间的承诺。方锐估计要是一纸空言他也会等下去,所以现在在生自己的气。

"都不用,嫁给我好吗,方锐大大。"林敬言从灰色的风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礼盒,打开,里面是一只戒指。

方锐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吸吸鼻子,说:"行吧,流氓林。"

林敬言眉开眼笑,拉着方锐得手给他戴上,轻轻吻了方锐的嘴唇,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温柔的叫了一句"好久不见,猥琐方。"

流氓林,猥琐方,这都是好几年前他们一起打游戏时候的事了。但是此时此刻,意外的贴切。

黄少天本来准备推门得手收回来,祝福的超里面微笑了一笑,然后踢着石头走开。他看方锐不回,以为他今天下午看到林敬言的消息受了打击想过来陪陪他,过来看到特别温情的最后一幕。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少男心都要荡漾了,说实话他们俩个的故事要是写出来确实感人。

夜风冷冷的拍在黄少天脸上,他踢着小石子,考虑着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伴,喻文州的形象突然跳出来,挥之不去,根深蒂固。

"不不不不不!黄少天你是个直男!你是国家最后传宗接代的希望!你不能弯啊!!!"路人迅速远离,黄少天自知失态,戴上帽子埋着头走回宿舍。闷头就睡。

梦里隐隐约约看见了喻文州,拿着戒指看着他笑。黄少天醒了,不知是被吓得还是被甜的,总之醒的特别早。他干脆穿了一身轻便的出校区跑步。林荫道在晨雾下特别美,天际还隐隐透着深紫,一会太阳就露了个顶。

"早啊少天。"喻文州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出现,吓了黄少天一跳。

"早啊文州。你也晨跑吗?"黄少天看了一眼喻文州,赶紧回头口观鼻,鼻观心,休闲装的喻文州苏力爆表。

"嗯,一起?"喻文州平时也晨练,不过一般不会走这条路。但是他早已买通敌军士兵,宋晓向他通风报信黄少平时的跑步路线,以及今天早起的时间。喻文州昨天没怎么睡,收到短信就立刻整装出门,为了制造一个偶遇。

"好的没问题,我要沿着平江路一直跑到头然后再跑回来,可以吗?"黄少天问,有点小开心。

"可以的。"喻文州笑笑,两人一路跑着就过去了。

之后的几天喻文州干脆和黄少天约了时间,不下雨就一起跑步。两人感情深温,只是略有不同。喻文州是火上浇油,愈演愈烈;黄少天是扬汤止沸,故作不知。

这天沿路跑回来的时候喻文州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说:"少天,我家就在附近,要不跟我过去那一下上次的照片?"

"好啊!文州你家离我们学校好近啊,以前居然没见过你!真是一场事故,嗯没错,就是事故。"

喻文州笑笑,也不说明真相。他刚搬来没多久,所以当然不会和黄少天在早上"偶遇"。

开门,关门。黄少天对于喻文州家的布局啧啧称奇,不愧是学设计的,自己家里都布置的像画一样。

"少天喜欢的话可以住过来的,这边有空房间。你们宿舍住四个人可能有点挤。"喻文州说。

"诶那怎么好意思!太麻烦你啦文州!虽然我是挺想住过来啦,不过你工作会不方便的吧?"黄少天打着哈哈,要是搬过来每天看着喻文州,自己的直男称号大概也就一命呜呼了。

"我经常呆在工作室,这里不怎么回,少天住过来的话我更安心一点,不然有谁潜入了我都不知道。"喻文州努力说服,甚至扯了一套怕人入室盗窃的说法,其实这说法根本就是不成立的。因为这周围治安确实挺好,十几年也不会有犯罪的那种。

结果黄少天还真的信了,开始担忧喻文州家的安全。最后决定还是搬过来帮喻文州看看家。

搬东西极快,黄少天就拎了个小行李箱就过来了,40分钟内完成。住了几天愣是没注意喻文州曾说的"经常呆在工作室",只要他回来,喻文州必定是在的,有时候回来晚了还会给他做个夜宵。

那天的在镜像拍的照片很漂亮,黄少天将喻文州和自己的一张合影夹到了最常用的经济学的书页里,有事没事看着傻笑。叶修眼看着就是恋爱中的样子,一问之下,喻文州苦笑说还没攻略完毕。

叶修叼着烟,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说:"林方都成了。"

喻文州微笑,说:"前辈别急,我对少天,志在必得。对了,前辈你快动手术了吧?怎么还抽烟?"

"这不是没时间了嘛,就下礼拜三了。"叶修吐出一口烟。后天就得去医院先躺好,那个时候,和陪了自己十来年的烟就要说再见了。只是说了再见,却再也见不到了。


TBC

 唔「」写不好呀。

快开学了好难过

我会努力在开学前把桃花镜像写完的qwq


评论
热度(12)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