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桃花镜像 04

  01   02   03 

 

周末,喻文州难得的不在。黄少天特意跟方锐在店里坐到九点半才磨磨蹭蹭动身回喻文州那里。一开门,昏昏暗暗。他开灯,突如其来的光晃的人睁不开眼睛。本想习惯性说一句"我回来了",却发现屋子里空空荡荡哪都没有喻文州的身影。

"习惯真可怕,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呢黄少天!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与生俱来的局限是能力与愿望之间的永恒距离',真是没错啊。希望喻文州天天陪着我那是不可能的,现实的残酷和愿望的美好之间起码个了一个银河系那么远。"黄少天边换鞋边嘀嘀咕咕的念叨起来。

去冰箱里拿了一盒喻文州准备的酸奶,十分钟冲完澡,就钻到被窝里去了。一个人刷微博感觉特别没劲,他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

"我到家啦文州!你在工作室吗?真是辛苦了!记得保暖,要早点睡啊!"

喻文州的回复速度算不上太快,黄少天眼巴巴的刷新着信息等来信。

"好的少天^_^你也早点休息。"

弯弯的眼睛,笑眯眯的嘴。黄少天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调好空调安心睡了。

喻文州放下手机,继续画着设计图。他嘴角弯着,一想到黄少天穿上这衣服的样子就忍不住高兴。他在筹备一个婚礼,主角是自己和黄少天。不需要太多的亲友,不需要太正式的流程,只要那个时候,双方都能够像牧师说的那样: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双方都毫无保留地爱着对方,对另一半忠诚直到永远,那就足够了。

黄少天已有所动,接下来,可以展开新一步的攻势了。

 

黄少天早上醒来感觉不对,伸手进被窝一摸,忍不住骂了一声操。

飞快的掀开被子拿了换洗内裤冲进浴室洗了个澡,满脑子都是"不会吧我只不过是梦到了喻文州而已"。解决完罪证之后黄少天决定回宿舍住个几天冷静一下。他大概明白自己,在见到喻文州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他向来坚守的直男阵营里赶了出来。而那个地方,终究是回不去了。

他给喻文州发了条早安短信,又接上自己今天住在宿舍。喻文州刚睡下没多久,听到提示音摸起手机看了一眼,实在是困的不行,回了一条嗯就又在沙发上秒睡,根本来不及细想。

黄少天吃了个早饭回到宿舍,今天周末,宋晓和李远都在,跳级的小卢深受年轻导师喜爱,被抓过去当苦力了。宋晓和李远正在争执一条裙子的颜色到底是蓝黑还是白金,看到黄少天就像看到了揭示真相的名侦探柯南,如狼似虎的举着手机扑过去,大喊:"黄少!你看这裙子是什么颜色的!"

黄少天明显不在状态,瞥了一眼一脸嫌弃,说:"这么丑,你们要穿?"

宋晓和李远大眼瞪小眼,肢体交流,这家伙今天一定没刷微博。

黄少天倒在自己床位上长叹一声,盯着头上发呆。

"黄少怎么了?跟喻文州吵架了?"李远对宋晓耳语。

宋晓也不明所以,一般这种话题黄少天是非常感兴趣的,今天怎么会一副蔫样?

"诶你们说,"黄少天突然坐起来,"我去像喻文州告白好不好?"

"你们还没在一起吗!"李远有点吃惊,黄少天搬过去那天整个宿舍都以为喻文州已经追到了他,结果黄少天这一句话犹如铁证,嘲笑着他们的臆想。

"当然没有啊,文州那么优秀的人。你们说他要是拒绝我我该怎么办?死缠烂打还是默默走开?或者可以装作没事的样子说刚刚那个冷笑话好笑吗——这样。"黄少天思忖着。

宋晓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说:"黄少没事的,表达最真实的自己就好了。放手去爱吧!"

"为什么听你说放手去爱有种不好的预感..."黄少天看了一眼宋晓。之前李远想跟一个女孩子告白,宋晓来了句放手去爱,结果李远告白就失败了。"啊啊啊好烦!算了过几天再说吧!"黄少天有躺回床上,出神。

宋晓有点尴尬,说了句:"加油。"就去玩游戏了,期间不忘跟喻文州报告一下黄少天目前的状态。

 

喻文州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许博远在一边给一朵水晶桃花做链条。看了一眼喻文州,跟他打了个招呼,提醒他手机响过。喻文州看到宋晓的来信,瞬间清醒,脸上笑意浓浓。

"蓝河,手链就麻烦你了。"喻文州扣好衬衣,给宋晓去了条短信让他不要担心。

"好的。"

"叶修在医院了吗?"

"嗯,不让我陪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蓝河背对着喻文州,语气不咸不淡,其实他是有些生气的。叶修可能是不想让他多费心,或者是在关心喻黄的事情,想让自己多帮衬着点,但是一想到常年不去医院的叶修被戳针时皱起的眉,蓝河心上也像戳了一针一样,生疼。

"前辈大概是有自己的想法吧,你也别太担心,前辈的坚强远远超乎我们想像。"喻文州轻声说到。

"嗯。手链在一个小时大概就做完了。"

"辛苦你了,这两天镜像就不开了吧,你好好照顾叶修。"

蓝河诧异的望了喻文州一眼,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打算?

喻文州看到他的眼神,笑了。"我好歹也是有爱着的人的,那种心情可以理解。"

 "谢谢你,喻队。"

 "不用客气。"

蓝河果真做完了手链就赶去了医院,正值叶修想上洗手间。蓝河看他动作不便,斜了他一眼示意活该。叶修笑得一脸没心没肺,搂着蓝河就是一通乱亲,小护士红着脸确定了今天晚上自己文章的设定。

 

喻文州倒是没想到,黄少天一闹别扭就是整整两天。

他想时机也差不多了,就打了个电话叫黄少天过来一下,有东西要给他。

黄少天正处在纠结的高潮,喻文州一通电话让他迅速把这个一波三折的跌宕故事收尾,他临走之前向舍友宣布:"我!黄少天!要去向喻文州告白了!祝我成功!另外此处应有三分钟绵延不息的掌声!"

"快去吧你!"

"黄少加油!"

"别有了情人忘了娘~"李远喊的最搞笑,黄少天在一片笑声中踏出了第一步。

今天的天气很好,是个适合告白的日子。

喻文州给他开了门,屋里正在放歌,舒缓的调子让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少天,这个送给你,桃花镜像的主题手链。"喻文州微笑着给黄少天带上了手链。边上串着微微泛红的珠子,中间的桃花是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名莹,不见衬露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的痕迹。连接处是一小块檀木,上面还有雕花。细细看下去的话,刻地是一朵桃花,还有Y❤️H的字样。

"曾经有个算命先生说我命犯桃花,我想他大概说漏了什么。"

"我命里只犯一朵桃花,那朵桃花就是你,少天。"喻文州有些紧张。

歌正好唱道"He'smy sun, 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onds"这一句,喻文州就接着念了一句:"You're mysun."

黄少天摸了摸手链,抬眼,笑。眼里湿漉漉的,他说:"文州你太狡猾了,我今天本来鼓足勇气来告白的,结果被你抢先了。"

喻文州听到这句话将黄少天拥入怀中,笑着说:"我爱你,少天。"

黄少天跟着曲子轻轻的哼:"Will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d and beautiful?"

"Iwill."喻文州用一个绵长的亲吻对这个回答作出了更好的诠释。

吻毕,黄少天双手绕着喻文州的脖子,说:"我也爱你,文州。"

 

方锐带着长久未回来的林敬言逛着超市,结果方锐看这个也有用那个也有用倒是买了一堆。林敬言宠溺的接过他手里的塑料袋,跟他一起走回家。

路过可的,林敬言叫住方锐,让他等一下。跑进去飞快的拿了东西结账然后出来,方锐只看到他把东西塞进口袋的动作。好奇心使然,他围着林敬言转了一圈,逼问他是什么东西,林敬言护着口袋不放,然后摸了摸鼻子。

"哈哈有机可趁,嘿!"方锐见到空当,飞速地将手伸进林敬言口袋一模一拿。

一管顺滑剂和一盒套套。

方锐十分后悔自己压抑不住的好奇心,然后默默地将东西塞回了林敬言口袋。

林敬言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大白天的。他眼神飘忽,解释道:"因为你前两天好像很疼的样子,我..."

方锐低着头,脸红。"不愧是老林。"他表扬到。

"因为你是我的方锐啊,我可不能让你吃苦。"林敬言看着方锐害羞的样子,觉得自己家的方锐最可爱了。

他们牵着手,一起踏上同一条道路。

这是一种命中注定,不管之前是怎样南辕北辙,但是殊途同归,他们始终会相聚。如今爱已将生命镌刻,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周三,叶修手术前。

蓝河静静坐在一边削苹果,一堆人凑在叶修床边。

喻文州站得稍远,看叶修看过来就拉起黄少天得手向他致意,搞得黄少天很不好意思。毕竟之前他一直强调自己是个直男来着。他三步并两步走到叶修床前,进行语言轰炸。

"如你所愿我和文州在一起啦,你速度点做完手术然后出院我们在开个party为蓝河庆祝!终于他可以不用再吸二手烟啦!看你最近瘦的,病人就该好好吃东西,我还是比较怀念你的虚胖脸!祝你手术成功呀老叶!"

"蓝河把我养胖了三斤,你是陷入爱河之后除了看喻文州其他人都是糊的吗?"叶修笑着回嘴。

"滚滚滚!你个嘲讽脸!我要取回我的同情!"

方锐凑过来,笑咪咪的。

"听说你不能再抽烟了,我和老林挑了这个送你,要是没用给你上门退款。"说着递上了一个奶嘴。

叶修哭笑不得,接过来又抛给蓝河,"夫人,帮为夫收着。"

大家笑着送去祝福,看着叶修被关进手术室。

手术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来探望的一部人走了,还有一部分去吃饭了,蓝河陪在叶修身边。

麻醉的时间掐得刚好,叶修悠悠转醒,蓝河扶着他喂了口水。

"小蓝......"

"想抽烟?诺,夫君,拿着这个。"蓝河说着递上奶嘴。

"我们养个孩子吧。"叶修捏了两下蓝河的脸,说。

"好啊,跟我姓!"

"都依你。"

 

靠在门边的黄少天听到这温情的对话,忍不住对身边的喻文州说:"文州文州,我们养条哈士奇吧!"

"好,都依你。"喻文州笑,握住了黄少天有些冰凉的手,将自己的温度传递过去。

四月桃花依旧,总有爱比岁月更长久。

 

 

END

终于写完了。。。

今天有点卡住差点没能完成「。

总之感谢各位观看!

 


评论(1)
热度(11)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