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喵个不停(上)[短篇]

#比较愉快的文~

魏琛是个粗人,不过没人规定粗人就不可以养宠物。所以他乐呵呵的把路边漫无目的乱跑的还会对他抛媚眼的小猫抱回家了。

下班回去的时候本来就不早了,魏琛又去附近的宠物店随便买了点猫咪用具,回家的时候外面已经一摸黑,菜还没买。

“吃啥?”他和小黄猫大眼对小眼。

“喵~”小黄猫露出他还没有完全长成的牙齿,甜甜的叫了一声。

“你看你这么黄,你姓黄好不好啊?”魏琛被萌到了,一把乱摸。

“喵~”小黄猫从他手里挣脱,窜到地毯上舔毛。

“日,公猫姿势这么漂亮干什么!”魏琛愤慨,捉起来又是一阵乱摸。

哦,魏琛就是个猫控,随便什么花色,不论公母,都能萌的他一脸血。他的同事曾经严肃的拍着他的肩膀,说:“老魏啊,这是病,得治。”

“治你妈!允许你给你家狗穿衣服就不允许我养猫让猫用他软噗噗的肉垫踩我啦?!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魏琛听到这句善意之言的内心OS。

“你又那么小,今天天气还这么好,叫你黄少天好不好?”魏琛挠着小黄猫的后颈,小黄猫的脸在魏琛大腿上蹭来蹭去,“喵”了一声,好像是同意了。

(然而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其实都是魏琛臆断,黄少天他根本听不懂,只不过身上有虱子比较痒想要蹭掉罢了。这大概就是俗话说的自作多情吧!也是难为了这个三十岁的男人,为了把自己的意思往黄少天身上套操碎了一颗敏感而又脆弱的心。

于是乎,黄少天成功入住魏琛的家,活泼好动威风万分,多次拍飞魏琛养在阳台上的王八,俨然成了“户主”模样。

魏琛又爱又恨哪!又恨又爱哪!不过还是爱比较多一点。虽然黄少天经常偷偷溜出去踩了水然后回家冷静的把水擦在沙发上,魏琛还是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没办法,这就是猫控的命。

  “那首歌怎么唱来着?我对你爱爱爱不完~~”魏琛边烧菜边唱。

  黄少天懒懒的趴在沙发上翻了一个白眼。

  哦,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黄少天好像能听懂魏琛的很多话了,不过他自己想讲话,出口的还是喵喵喵,听起来就像在撒娇一样,黄少天表示万分嫌弃这声音,口都不高兴开了。之前魏琛在就围着他喵喵喵喵叫唤个不停,魏琛写材料呢实在烦的不行就吼了一句“别烦我!”现在后悔万分,有空就追在黄少天屁股后面端茶倒水,不对,举着猫薄荷小鱼干企图诱惑黄少天。

“哥是不会屈服的。”黄少天喵了一句。

黄少天原来是个傲娇啊。你看他嘴上说着拒绝,身体倒是十分诚实的朝小鱼干奔去。

“www”魏琛胡茬还没来得及剃就抱着黄少天往脸上蹭。

 

又过去了一个月。魏琛最近在小区里看到一只很有气质的猫。他的四只爪子像戴着白手套,身上的毛色是黑的,但是理得很整齐,大概像是黑西装那样,端庄优雅。

然后,魏琛不惜动用黄少天来诱骗这只猫跟他回家。

错就错在这一步。

黄少天这天还没睡醒呢就被抱起来,非常不爽的拍了魏琛一巴掌。攻击无效,黄少天生闷气。然后就被带下楼看见了另一只猫。

猫的世界有没有一见倾心,再望痴情这一说法?应该是没有吧,因为黄少天是用十分挑衅的目光看过去的,背弓起,毛炸开,嗓子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充分表现出他的领地意识。

“喵~”对面的猫云淡风轻的叫了一声,意思是急什么我又不和你抢。

“喵?”真的?

“喵~”骗你干嘛。

“喵~”那就行,我睡会啊。

“喵~”好梦。

然后黄少天就闭上眼睛睡了,安心得不得了。喻文州像是计谋得逞一样朝魏琛走了两步,竖着尾巴,尾尖弯曲①,叫了一声。

黄少天睡了一觉起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魏琛这个点应该在上班,肚子饿了要找点吃的。一抬头看到那只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靠!你怎么在这!”

“魏琛带我回来的。”

“魏老大难道不爱我了吗!话说你不是说不跟我抢的吗!”

“我又不要魏琛。”

“那也不行啊!随意地进入别人家就叫侵犯!侵犯懂吗?!你叫啥名!我要去小区猫论坛②挂你!”

“我叫喻文州,另外,我的目标是你。”

黄少天停住张牙舞爪的动作,眯了眯眼,问:“你几个意思?”

喻文州微笑着缓步走过来,蹭了蹭黄少天的耳朵,说:“一个意思,我喜欢你。”

 

①   : 尾巴竖起,尾尖竖直:表示猫咪非常愿意亲近。 

②   : 就是小区里猫咪们经常聚会聊天的地方。

评论(2)
热度(23)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