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喵个不停(下)

喵(上)

 

黄少天特别冷静地抖了抖耳朵,用猫步后退两步,站定,舔爪子,然后抬起头来又眯了眯眼。

“我是只公猫。”他说。这下这个叫喻文州的总该知难而退离开魏琛家了吧。

“我也是公猫。”喻文州笑笑,虽然他话里的意思让黄少天有诸多不解,但是说话的猫口气这么平常,黄少天都要质疑自己的世界观了。

还有公猫,喜欢,公猫的?

黄少天不说话,不过放松的脊背出卖了他。喻文州又凑过来蹭蹭他,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舒服,并不抵触,一边愣愣的思考一边跟人家蹭来蹭去。

反正也没什么大碍,不会你让自己缺胳膊少腿的,要不让喻文州留下?

 

“少天~文州~今天不吃猫粮吃鲫鱼好不好~”魏琛得意的拎着鲫鱼,进门,翘着眉毛朝里面喊,没猫理他。以前一进来不说爱的拥抱吧,起码蹭裤腿是有的,今天家里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魏琛心里一惊,放下鲫鱼冲到客厅。

黄少天把自己盘成一个圆,脑袋靠在喻文州身上,睡觉。听见动静半睁眼睛斜了魏琛一眼。喻文州低头轻轻给他理着毛发,也看了一眼魏琛。

那眼神,赤裸裸的蔑视。

魏琛眯起眼睛,走过去把黄少天抱起来坐在沙发上。喻文州伸了个懒腰,跳上了魏琛的大腿,玩黄少天左右摆动的尾巴。

魏琛把喻文州赶走,自己抱着黄少天站起来,在客厅一晃一晃,就是不让喻文州能够碰到黄少天。喻文州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笑的一脸温柔。只不过在魏琛眼里,喻文州好像是人附身一样,眼神正在与他激烈的交战。

空气里有硫磺和陈醋的味道。

黄少天被一晃一晃的实在烦了,挠了魏琛一爪子,挣扎出他的怀抱,又回到沙发上跟喻文州打闹。

魏琛当场石化,就好像种了好多年的白菜终于他妈要熟了结果被路过的人给摘了。心碎了一地啊。

他神情抑郁的跑到厨房做饭了,黄少天转过头看看他的背影,问道:“魏老大怎么啦?”

“没什么事吧。”喻文州淡定的用猫爪子洗了把脸,眼睛瞪得有点酸。

以前吃完饭魏琛就会带着黄少天去小区溜圈,现在多了一只猫反而更加不方便。试了几次看喻文州不会乱跑之后,魏琛也懒得管了,干脆放行,让他们自己出去玩。

他还为黄少天弃人投猫这事伤感着呢。

黄少天特别喜欢爬树,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做猴子的,反正一出门就找树。喻文州跟在后面一脸紧张,就怕他一不小心摔下来。

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玩了一会黄少天居然下树了,对着喻文州恶狠狠地道:“喂你小子!别跟着我!”

喻文州不解,坐着看他。

黄少天老脸一红,扭过头:“反正别跟着我,我一会就回来!”

喻文州眯起眼睛,看着黄少天的屁股渐行渐远,然后猫到一片灌木后面消失不见。

莫非少天看上了11幢的苏沐橙?还是7幢的楚云秀?……13幢的叶修也很难缠啊……喻文州想想都头痛,悄悄跟在黄少天的后面。

黄少天就在不远处的草坪上,东闻闻,西闻闻,然后挑了一块地坐下,后腿一抖一抖的。喻文州乐了,少天上厕所怕被看害羞呢。

黄少天上完厕所想销毁证据,无奈这边的土刚下过雨有点不好刨,黄少天用爪子扒拉了两下没成功,干脆不管了,施肥嘛。

然后转头回去。

喻文州站在灌木丛边微笑地看着他。

…………

靠!

 

喻文州是只家猫,脖子上挂了吊牌,上面就是喻文州的名字。他也不是迷路了来这边,他是离家出走。原因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黄少天在这,所以他也来了。

黄少天本来就应该和喻文州在一起的。只是那天,有个熊孩子把黄少天拎着出去玩了就再也没回来。喻文州在阳台上望眼欲穿,他那时候还小,但是黄少天湿漉漉的眼睛一直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说来也巧,那天女主人带着猫来这个小区参加聚会。魏琛胡子拉碴的形象比较奇特,喻文州也就多看了两眼,后来一只花色特别眼熟的猫跑过去蹭魏琛的裤腿。

??!!

失散多年的襁褓里的初恋?

然后就有了魏琛的争风吃醋。

也就有了认清自己的感情绝非一只猫那么简单的心理暗示。

最后有了喻文州终于把黄少天吃干抹尽带回公家见父母的机会。

喻文州真想好好感谢那个熊崽子,在他脸上挠个十道八道的。

 

“文州~想什么呢?”黄少天在沙发上打了个滚,喻文州专用的沙发就是舒服。

“满脑子都是你啊。”喻文州故意用下身拱了拱黄少天的肚子,脸上是他惯有的温柔笑容。

…………我就不该来这。黄少天这么想。

 

你问魏琛?他把黄少天送走之后又乐呵的养了只小猫,名字叫小卢。

 

评论
热度(14)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