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尘南01(改)

#民国时期# #逻辑挂了#

我下定决心要填坑了!!!!

——————————————————————————————

  严国满看看江面,冷笑一声,把手中的大衣扔进了湖里。他以为这件事做的隐蔽,也觉得这不过是一件小事,对大局来说无甚大碍,再者他也不怕。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逆风离开了弥繁湖。

  两个人影就着月色摸到岸边,其中一人抖抖肩膀,开口道:“队长说得对,严国满果然有问题。”

  “他把人给做掉了,为什么还特意拿走了大衣?”宋晓望着江面,一件美国制的棕色大衣正飘在水面上,打碎了一道月光。

  “这衣服里肯定有东西关乎他们的交易。”郑轩沉思了一会,刚才他们离得远看不真切,也不知道严国满到底找到了什么。

  “衣服怎么捞起来呢?”

  “不知道……刚才联系了黄少,不知道现在他们到哪了。”郑轩顿了顿,眼睛搜寻了一圈,不远处驶来一只船。“画舫来了!”

  画舫是阳城著名的歌舞伎聚集的地方,白天它大多停在岸边,夜幕一黑就四处环游。消费价格不匪,而且据说画舫主人不待见的人,纵使他有再多家产,一律不得入内。民间都说船上女子貌美如花,这船几乎夜夜笙歌,灯火通明。

  黄少天立在甲板上,神情严肃。喻队今天早上刚拿到的消息,也不知宋郑二人跟踪的怎样。刚才飞鸽传书说是到弥繁湖东岸,若是严国满还在的话只希望他别对画舫起疑啊。人大概已经被处理掉了,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没有证据的话……看来上面又要叫组织外的人悄悄动手了。不过就算是有了证据,那个蠢货还是难逃一死。黄少天紧紧拳头,任风把衣领吹起。

  画舫来了个小转弯,黄少天眼尖看到岸边向他招手的郑轩和宋晓,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看到了衣服。衣服还在飘,不过看样子快沉下去了,宋晓的样子挺急,估计这衣服里面还有什么证据。黄少天立刻指挥在旁边待命的船夫放小艇下去,费了很大的劲才捞起来。然后向岸边两人打个手势,宋郑二人就如来时一般悄悄离开了。

  黄少天蹲下来,仔细检查大衣。口袋已经被掏空,只剩下几根线头。靠胸口的内侧沾了晕开的血迹。他把衣服推平,又仔细地摸过一遍发现衣领处有些异样,那线明显是拆掉之后重新缝上的,遂从口袋掏出一把小刀,把衣领开了个口。果不其然,一张小纸条叠成四方形躺在衣领角上。

  纸条已经浸湿,看纸质立马打开怕是会糊成一片,他拿出手帕包好纸条,放在自己口袋里,接着长吁一口气。湖面上的风张牙舞爪地吹着假制桅杆上的布条,发出猎猎的声响。黄少天拾起那件大衣,向画舫二楼走去。

  走到叶字阁,推门,毫不犹豫的把湿漉漉的大衣扔在毛毯上。自个往凳子上一歪,闭上眼睛不出声。

  “啧啧,挺行啊你。喻文州,管管你家少天同志。”

  “叶修你闭嘴!要不是你刚才摸牌出老千我能输吗能吗!能大冷天跑到甲板上吹冷风吗!”黄少天跳起来,怒视吞云吐雾的叶修。

  “对付你还用出老千?我是在跟喻文州斗智。”叶修慵懒地半靠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只长烟斗。

  喻文州抱有歉意的说:“抱歉少天,没有帮你打赢叶修前辈。辛苦你了。”

  黄少天那个感慨万千啊,玩牌他可是不输叶修的一把好手,但是谁说过高手打个赌也要这么坑人出老千!连队长也……这个世界真是没爱了。不过想想郑轩和宋晓两个也是很开心,不,很心疼的。他们俩个从运气上来说真是差的可以,石头剪刀布五盘三胜三盘全输啊。

  黄少天这么一想心里就平衡了,于是不多话,把口袋里的手帕掏出来放到桌上。“纸条湿了,等它阴干吧。”

  苏沐橙放下手里的书,到桌上拿了一把瓜子。修长的手指碰碰纸条,“湿成这样啊…估计看不到什么了。”

  喻文州看看纸条,背面已经透出模糊的黑印,他皱起眉头:“内容大概很难复原了,我会去和上面交涉的。本来我们的任务只是追查严国满的身份,这些机密不知也罢。”

  黄少天觉得没意思起来,心中微有不甘。好不容易一次给蓝雨争脸的机会又溜走了。

  “我觉得”,苏沐橙放下准备嗑的瓜子,“这不是一件小事,你们还是继续查的好。”

  “沐橙说得对。蓝雨要是放手,兴欣可就不客气了。”叶修知道黄少天最近没有什么案子查憋得慌有劲没出使,故意刺激道。不过说这话也确是真的,联盟这几年暗中查了不少东西,组织内叛变还是第一次发现的这么明显。只怕阳城也要变天了。

  “苏妹子的直觉一向很准!队长查吧查吧查吧!反正最近不出任务整天窝在基地里很闷很无聊很不生动的!”黄少天表示双手双脚赞同苏沐橙。

  喻文州手掌相对,手肘撑在大腿上,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会。

  “好,少天说了算。”接着又是一笑,眼神温柔地透出光来。“叶修前辈,这次多谢你了。”

  “别客气,记得回头把老魏私藏在蓝雨的bommerlunder①捎来。”

  “这…”喻文州没有立刻答应,倒不是这酒有多稀罕,只不过魏老大离开蓝雨之后在外无组织的游荡了好几年,后来才被叶修找来画舫,没事收集收集情报,偶尔出个任务。洋酒是某次魏琛出任务的时候从高官家里带回来的,顺路就放在蓝雨基地,准备什么时候和黄少文州一起喝。他对蓝雨感情极深,尤其是黄少天,就像是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疼。

  黄少天想起魏老大的嘱咐,先是眉头一皱,接下来喜笑颜开说:“这没问题,不过老叶你不是三杯就倒的吗?”

  “谁说我要喝了?放着看看不行吗?”叶修头也没抬,十分冷静的回复道。 

  “前辈,下次我请兴欣各位去和平饭店吃一顿,那酒,还是留给我们吧。若是下次和魏前辈一起来,倒是可以共饮。”

  “魏老大才不会分给这个老不修呢!”黄少天嘀咕,心里忿忿不平。

  “呵,不用了,我也就是开个玩笑,调调某人的胆。”

  “!”黄少天气的说不出话,喻文州拍拍他的背让他放心,从西服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接着走过去给叶修点上。

  叶修一笑,也没说什么,只是把原本手里的长烟斗交给了苏沐橙。

  这里的后辈对前辈表示敬意,用的都是点烟这种不失身份的方法。

  画舫开得并不快,月光几乎是直直的落在画舫的甲板上,叶子阁里的四位随意地聊着天,只不过时时注意着那张纸条。看纸干得差不多了,黄少天就戴好手套,小心翼翼的把它打开。

 

①:德国烧酒

 

评论
热度(2)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