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决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喻黄】尘南 02

01

纸上的字晕的很厉害,模糊可辨的只有些边角。大约是“十月二十四……云桥……抓格……”四人围在一起讨论了半天,头痛。

  且不说这纸条上记录的是不是严国满和那个组织交易的信息,光是X云桥的地方全国就不知道多少处,姑且把范围缩小在附近的几座城县的话,也有十个地方。而在这些地方一一设伏是没有可能的。

  黄少天抿紧了嘴,顿了顿道:“是不是我们想的太复杂了,可能这个X云桥就指的是阳城的景云桥?”

  叶修吸了一口烟,手里把玩着一尊白玉雕成的老虎,不紧不慢吐烟,赞同黄少天的观点。

  黄少天额头青筋突突的跳。叶修故意的!以慢动作故意提升自己的存在感,好让大家觉得这观点非得经过叶修认可才能算数,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黄少天这个话题挑起人晾在一边让他没有必要发言。

  但是我黄少天是谁呀!堂堂的机会主义者还会怕这点小伎俩?哼!

  这么想着黄少天就飞快的接了话头,“景云桥游人很多,普通百姓经常在那停留赏景,如果真是在那里交易的话,只需两个人打好暗号,偷偷操作,就没有人会发现!其实只要那天我们的人挤在桥上盯牢的话……”

  “少天。”喻文州抬手打断了他的发言。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人手轮流盯梢,何况我们私底下查的话,政府也不会派人的。”

  黄少天脑袋垂了下去,没有发言。不过他不是在消沉,而是在思考。联盟里人人皆知蓝雨有两大核心,一个是足智多谋的喻文州,另一个黄少天,则是近战的好手。但是擅长近战并不代表黄少天只是个四肢发达的蠢蛋,他有一套自己的思路,往往在战斗中帮助他把握住最佳时机,然后一击必杀!现在他渐渐的学会把这套思路活用在战斗前的布置,很快就能够独挡一面了。

  喻文州不自觉的露出欣慰的表情,叶修静静地把一切看在眼里。

  “这个抓格……不知又作何解。”苏沐橙指尖有节奏的点着桌面,说的话像是自己在呢喃,又像在询问。

  “英文单词有个drug,是毒品的意思,和它发音很像。”喻文州淡淡地说,这也是他的猜测,但是估计八九不离十。他注意到黄少天身体微微一颤,立刻在桌下握住了黄少天的手让他放心。

  四个人又讨论了一会,唇干口燥。蓝雨二人喝下一杯茶之后匆匆别过叶橙二人,登岸回基地,蓝雨还有很多事等着处理。

  大约凌晨三点的光景,夜色中基地门口蹲着一个抽烟的人,走进看才知道是郑轩。

  “压力山大啊……你们回来得这么晚……严国满被人捅了,现正在在中心医院里做手术。”郑轩看到喻黄二人一下子站起来,微有不稳,晃了两下。

  喻文州好看的眉头又蹙在一起,问道:“怎么回事?”

“不清楚,我和宋晓跟着他,突然就窜出来个人,严国满枪还没来得及掏就被捅了。捅了足足十三刀,挺严重的,估计是要废了。”

“……”喻黄二人脸色复杂,神情凝重。虽然上面是好交差了,但是还等着揪出严国满背后的组织,他要是一死,线索可就断了。

  “哦还有,我们从他口袋里翻出了这个。”正轩恭敬的上交一个纸包,黄少天接过,打开看看闻闻,脸色又呈现一种微妙的变化。

  “队长……白面儿……”

能够这么快认出毒品,与黄少天的过去有着莫大的联系,冷汗从他的额头冒出来,冰凉的感觉一下子遍布了全身。

喻文州拍拍他的背,让他放松,转头对郑轩说:“东西先让景熙检测一下。明天你再去严国满最近去的地方打听打听,顺便到上面问一下他政治上有没有得罪过谁,记得稳当一点,别被人抓住了尾巴。”

“压力山大啊……”郑轩嘟囔着,拿着纸包回去了。

黄少天此时仍然在出神,喻文州也不说话,只是轻轻拥住他。

黄少天13岁那年被隔壁的大哥骗去携毒——政府控制着一部分“洋货”,洋人就私自把东西售给富豪,平民或有几个钱,或买不起,单是给富豪做上个把月的活说不定就能拿到一点“洋货”。然而这远远不够,一旦上瘾的人若是得不到他们想要的慰藉,是很可怕的。这可怕恰巧对了洋人的胃口,只要把东西稍微降价卖给平民,每天都有大把大把的银子进账。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东西当然是卖得越多越好。白皮肤金头发的洋人,想要从物质上逐渐侵蚀中国,不料一并寻着了从精神上控制中国人的法则。

当年在某个码头的废工厂,几十个形容枯槁的人围在一起,黄少天在角落里怔怔地睁着眼。原来神气的少年形象在这三五天里消失的干干净净。他的胃里一阵阵抽搐,连着心一块疼,呕了好几次,除了水和胃酸实在吐不出什么。他在那时候觉得世界变得有些面目可憎,邻家大哥数钱的笑容让人恶心。

幸好那个时候魏琛出现了,把人都抓了个干净,把角落里的黄少天背去了医院。还有一个和黄少天同样大的少年跟着魏琛,生得白净,又温润如玉。他握着黄少天的手,不断地安慰他,直到他不在发抖为止。自此,黄少天就进了蓝雨,和喻文州成了至交。

“队长,我没事了,去医院吧。”

“少天,这事我来查吧。”喻文州语气轻柔,却带着担忧与强硬。他心疼黄少天,不想让他经常想起小时候的经历。

“队长,我已经二十四了,这道坎也差不多该过去了。其实我后来学习了那么多关于毒品的知识,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干翻那些金胡子的洋人!再说了……再说了,队长你不是替我扛着嘛!”

  黄少天忍住胃里的翻滚,表现出一副精神的样子。这几年不出任务的时候他就暗中搜查一些毒贩,每次看到被毒品残害的不成样子的人,胃就疼。他做这些事都瞒着喻文州,但是喻文州这么细心的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床底下那些资料。每次黄少天筋疲力尽的回到宿舍,换不动衣服,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喻文州都会用热毛巾把他脸上和手上的汗与污渍擦干净,然后给他盖好被子。

  我不言,你也不道破。两个人的默契即生于此。

  “那好,我们走吧。”

  “嗯。”

  于是动身,前往中心医院。

 

评论
热度(1)

© 木决 | Powered by LOFTER